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毁灭之路Road To Perdition】(完)【作者:pretenderhu】
【毁灭之路Road To Perdition】(完)【作者:pretenderhu】
字数:180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序章 怪物的诞生
           The Birth of the Monster
  Chapter 0-0

  In the end, love is the only thing that counts……

  「…. What I am trying to say: In the end, love is the only thing
that counts. You see that girl. I love her since I was 7 years old.
We’ve never been apart, not a single day. And I will love her for all
my days. And that’s all that counts. It’s all that ever count. All
of my heart…. Forever ….」

                       ——from 「Ally Mcbeal」

  里克已经忘了一切是从何时开始的。六岁?七岁?但他仍记得第一天见到她时的情景。

  就在老师告诉他被安排与她同座时,她走了进来,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射在地上,她就这样踏着阳光走向他。里克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她,她的眼睛,她的嘴唇,她乌黑的头发。

  她很快发现了那道炙热的目光,在一瞬间的目光接触后,她的眼中闪过一丝至今里克也没有明白的神色。象为了表示抗议似的,她把头偏向一边假装没有看见他。阳光照在她的脸上,那一瞬间,在里克的眼中,她的脸,不,她整个人都发出耀眼的光芒。也在那一瞬间,里克觉得心中有一个声音在说:这就是我一生所爱的人。

  他们很快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她对他说将来不嫁人要做女强人;他对她说将来要追求真正的自由;她说做人一定要大气;他说做事一定有捷径。当他们意见不和时,她总是表现的象那本帝国四大古典名着之一「我的野蛮女人」中的主角一样。里克并不觉得她的拳头打在身上很疼,相反那是在这个封建时代中他们唯一光明正大的身体接触。

  可他们那异常亲密的举动还是受到别人的注目。流言蜚语象幽灵在那个季节游荡。渐渐的,他们都不再与对方说话。里克至今人仍还没有明白究竟是什么让他俩越走越远。上帝把他们揉在一起,让他们一起长大。他们的人近在咫尺,心却越来越远。

  当然里克并不是不想改变这一切。在学院的最后几年,里克试图把握住这一生来他唯一在乎的人,但命运却使他离开了帝国这块他与她共同成长的土地……
  

  土地在震颤,里克心里明白这是联军第三次试探性侦察前所释放的大规模掩护性地系魔法,为了让库马人不能分辨出主攻的方向。

  这场爆发了27天的精灵联军与库马帝国的战争已经打到了关键性时刻。三天前,里克他们出发时,精灵联军第三骑兵师先锋已经打到了库马帝都格林达西郊其最大的魔法传送场—母撒英传送场。现在源源不断的联军部队正经由已被改名的这座库马帝国最大的魔法传送场向格林达渗透。

  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里克心想。他已经在下水道呆了一天一夜了。所幸的是生性爱洁的库马独裁者母撒英总算把自家的下水道清理的挺乾净,没让里克多受罪。

  这条有如迷宫的下水道位於母撒英的第七秘密行宫之下。里克所属的松鼠特种突击队第三中队被分到此处。与此同时,另外17只类似的联军特种部队也被派到了母撒英位於格林达的另外13处行宫实施同一个行动:找到,并杀死或俘虏库马的统治者——在位30年的独裁暴君「母撒英·候林」。

  里克紧握着怀中的魔法传送卷轴,这是他逃出这里的最后法宝了。可是这个昂贵的卷轴在这里却发挥不了些许作用。因为整个格林达的空气中充满了空间魔法干扰元素,这是联军空中力量在战争第一天就开始给与格林达的特殊待遇。他正试着按图走到这座行宫唯一不受空间魔法干扰的地方,松鼠特种突击队第三中队原定紧急撤离点——由抗干扰绿水晶建成的第七秘密行宫地下主议事厅。
  不时地由下水管道传来上面大部队经过的声音,「God damn t-hat idiot」,里克心里暗暗地诅咒着联军中央情治领的首席长老。没有任何给与第三中队的情报显示这处行宫有如此多的军队驻守。对於这所传闻中给予母撒英一个秘密情人常住的小行宫,联军统帅部根本没有考虑如何攻击。只是为了以防万一,其实是为了应付长老议会未来的听证会,才只调了松鼠特种突击队第三中队进行「战术试探性侦察」。

  「现在我倒是成了联军中唯一知道母撒英在哪的大英雄了?」里克自嘲的想到。

  两天前,第三中队发现了母撒英出现在行宫阳台时。初出茅庐,头脑发热的中队统领连发信号给总部的命令也没下,就一马当先冲向母撒英,附近37名队友也只好紧跟其后冲向母撒英。

  作为队中阻击及暗杀组唯一成员,虽然有一种强烈的不详预感,里克还是毫无犹豫的向母撒英连射三箭。已经来不及附上魔法了。他只有希望母撒英如传闻中一样是一个喜好酒色的废物。然而现实很快粉碎了里克的幻想。地狱深处的噩梦开始上演。

  母撒英摆了一下手,似乎是在阻止身边的人行动。然后,就在一马当先的统领离母撒英只有30码时,他猛地煞住奔势,身体扭曲成一种极其诡异的姿态,立在夕阳下一动不动。

  身后的几个队员对突如其来的变化心中都惊疑不定,但是经过严格训练及残酷实战的他们脚下却丝毫不受羁绊,以最快的速度向母撒英冲去。35码,32码,一道刀光闪过,不,是一片光华亮起,冲在最前面的两名队员倒在了前任统领(在战斗中蓄意杀害或杀伤友军之军官,即时革职,可就地正法——精灵联邦军事应急法第七条第13款)的脚下。

  里克的心脏一阵紧缩,那两名身经百战的队友绝对对已起异变的长官起了戒心,但是谁也没想到他的刀一下子来的那么快,那几乎是平常这位冒失统领的3倍。气氛有紧张变的诡异起来,离他最近的4人停下来紧紧地盯着他,其余人连头也不回,径直冲向母撒英。

  「这就是精灵特种部队的素质吗?」站在阳台阴影中的那位元矮小的中年人皱了皱眉头。

  又一阵光华闪起,围住前任长官的四人之一的林奎·莱斯特突然奇怪的发觉自己能看见自己的脖子了,当然这是他身为精灵的最后的一个念头。

  离母撒英最近的两名队员向前冲的身子毫无徵兆的向后急飞。里克看也没看就仰面后倒,心里清楚地知道击飞两名队友的罪魁祸首毫无疑问就是自己刚才射出的三箭之二。黑芒一闪,自己刚刚站过的地方飞过失踪的第三只箭。喊杀声渐渐的平熄了,只听见原松鼠特种突击队第三中队统领菲林·本粗重的喘息声。只剩下最后一个了。


  Chapter 0-1


  「山重水複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All Roads lead to Rome.」

               ——摘自「史前遗留文学名句」

  黑暗而寂静的下水道中臭气熏天,除了静静的流水声,里克就只能听到自己发出的粗重的喘息声。而这喘息声又把他的思绪拉回到那恶梦般的一天之前。
  第三中队前统领菲林·本正一步一步向里克藏身的地方逼近,那一双已不象人类的眸子充满了赤红的血腥。他一边走一边把玩着最后割下的一个头颅。里克能清晰地认出那是队友巴克的头,昨天还跟他一起商量战后要回密里苏森林教书的巴克的头。

  可现在里克并没有为队友的死感到悲恸,也没有对敌人的熊熊的复仇之心,现在充斥他大脑的只有人类的一种最简单的情感——恐惧,对於未知事物的无法抗拒的恐惧。他本能地感觉到现在佔据菲林身体的绝对不是精灵或人类,甚至不是妖魔。那不是大陆上所存在的任一种族。

  就在菲林看见里克写满恐惧的脸时,「轰」,一颗联军的空投冰弹在第七行宫前的广场落下,那是一颗集束式冰弹,广场上的对空魔法防护炮及他们的使用者在还没有产生下一个意识时,就永远地变成了破碎的冰雕。很明显的阳台方向传来一阵骚动声。

  那之后的一瞬间,里克发现菲林那双恶魔似的血红双眼突然回复了清明。接着身材高大的菲林象失去了脊柱似地软软地倒了下去。在以后的几秒钟,里克唯一所能做的就是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紧盯着一动不动的菲林。

  就在里克要爬起来时,象已死了似的菲林猛地抬起头,似已枯萎的左手紧紧地抓住还在发抖的里克。他已变得清澈的双眼紧紧地盯着里克,一字一顿地说:「一定…要…逃……出去。」每说一个字都象要耗尽全身的力气似的。说完后,全身又软了下来,嘴里含糊不清地呢喃着:「不是我…不是我…是那东西……那东西…我见到了怪物…怪物…」他的声音慢慢地低了下去。

  不远处,传来地狱烈犬那独特的吠叫声。「一切都结束了吗?」里克感到身体一动也动不了。他的头脑中象有一个声音在说:「放弃吧,放弃吧……你不可能成功的,你参军不就是想死吗,你已经失去她了,你活着还有何意义呢?放弃吧,放弃吧…」「她?是的,她。我不能死,我要活下去,我一定能再见到她,我一定能…」里克猛地爬起身,从统领的怀中翻出魔法卷轴,向记忆中最近的下水道口摸去。

  「damn it」里克用精灵语喃喃地诅咒着,这已经是第七次找错出口了,他不禁感到一丝绝望了。随身携带的乾粮已经吃完了。由於空间魔法元素的干扰,无法与联军总部联系。自己的体力正在迅速下降。身上能够用於战斗的只剩下一个四系元素组合攻击魔法阵与一个魔力凝剧增幅魔法阵了。

  魔法阵(Matrix of Magic)是一门於近20年新兴的魔法学(Magic Science)分支,他起源於先今第一魔法强国「精灵联合国」,现在他已运用到魔法学的几乎所有分支。

  它之所以能够得到如此广泛的传播在於他那无穷无尽的灵活性。任何人都可以用任何高级魔法语言设计出具有他所需功能的魔法阵。每一个魔法阵的功能,效力,副作用,都可以随时更改。

  魔法阵掀起了一场魔法革命。受他影响最大的就是人类了,在过去,人类魔法师无论在魔力的凝聚,魔法效果的控制,对魔法的应用上都远远不如有着先天优势的精灵与魔族。而现在,由於人类那独特的学习能力与毅力,魔法阵让人类的魔法能力得到了根本性的发展和进步,几乎到了与精灵差不多的地步。

  当然由於精灵的天赋与几百年对魔法研究的积累,而且发明了魔法阵的精灵始终掌握着核心的原理及最先进的魔法阵,再加上全大陆的魔法人才都愿意到魔法文明最先进,最开放的精灵界学习,生活。精灵合众国自然能成为最先进文明的魔法之国。

  有趣的是,由於设计,编写魔法阵是一件极其枯燥,辛苦的工作,因此,从事这一行的还大多是勤奋且能吃苦的人类和低等黑精灵的一个分支——「加印精灵」。里克就是合众国「绿叶盟」名校「减州魔法学院」魔法阵专业毕业的。
  对於自己在魔法阵上的实力,里克向来很有自信。倒不是他的魔法阵理论考试能拿多高分,而是他设计编写的魔法阵往往是最有效,最能灵活运用,最有创意,但也最危险。

  一次里克的导师,全大陆闻名的大魔导师图灵·西恩在全班点评里克的毕业设计魔力凝剧增幅魔法阵时,对其中要用死亡恐惧的脑波反应来激发魔法阵的能量最大化的设计感叹道:「这是只有对任何生灵失去信心,对生命本身绝望才能想出的魔鬼设计,我无法想像有任何活着的生物能想出这种方法。」

  「活着的生物,哼!」里克自嘲地冷笑几声,「自己早在那一天就死了。」可自己前一天在面对母撒英时还那么恐惧,人类真是一种複杂而渺小的生灵啊。
  前方有几束绿色的光芒自顶向下射出,里克心里一阵兴奋,知道已经找到了目的地了。准备好了两个魔法阵的发动,里克象一只猫一样敏捷地钻进管道。这段管道并不长,其上半部的绿水晶部分一看就知道是西法森林那些忘恩负义的家夥的手艺。那些唧唧歪歪的反战精灵战前叫的厉害,现在眼看要胜利了,就都跳出来要分一杯羹。那些只知享乐的西法精灵的嘴脸想想就让人反胃,所幸里克的胃里已经没东西可反了。

  「你是说我的塑像!」从上方不远处传来的声音让里克的胃又抽搐了一下。恐惧可不管你是屠龙的勇者还是不敢向暗恋的人示爱的懦夫,你永远也不知道它何时会冒出来咬你一口。这熟悉的声音在行动前的情报分析会上从共振水晶不知发出过多少次了。而现在真正的就在这。这让里克产生了一种对现实的虚幻感。没错,发出那声音的就是联军的头号敌人——库马帝国拉伯一世母撒英·候林。

  Chapter 0-2


  雅果说着,脱下一只手套,伸出一只潮湿的凉手来。「Auf Wiedersehen,
亨利上校。要是我对您有过一点点帮助的话,我只向您提这么个要求。不管您以后去哪儿,请记住战争有两个方面,任何一方都有一些正派人。」

            ——from 「The Winds Of War」 by Herman Wouk


  母撒英·候宁,这个名字在整个库马(Qumar)帝国,乃至所有信奉巴阿(Bara)神教的国家中都有着莫大的威信。

  作为开创新朝代的一世皇帝,母撒英的出身并不像他那些巴阿兄弟国家的皇帝们那样显赫。作为一个牧羊人的儿子,母撒英在童年并没有受过正规的教育。族人的尔虞我诈,养成了他弱肉强食的世界观。

  他在15岁就拿起了剑,参加了反对帝制的地下组织,他知道在敌人的绞架上是什么滋味。他曾经企图刺杀当时的国家元首——他的一个前任独裁者。失败后流亡国外。重返库马后开始了漫长却势不可挡的权力之路,直到控制了格林达的大权。

  像他这样一个既没有很强实力,又没有过硬后台的人,在经历了那么多次阴谋,仇杀,和背叛后却能够存活下来并夺得大权。这始终是一个谜。而这个迷一样的人,现在正在离里克头顶不到一百码的地方大发雷霆。

  「你说那些贱民把我的雕象拉倒了?他们好大的胆子。」母撒英的声音有些颤抖了,「这些猪猡竟敢这么做?」

  「那是因为你平常如何对待他们,他们也就如何对待你。」一个冷静而又柔美的声音从大厅西侧传来。敢和这个传说中六亲不认的独裁者当面顶嘴,里克不禁对这个女人产生了好奇之心。

  里克无声无息的摸出阻击弓,试图瞭解一下大厅上的形式。

  精灵特种部队的阻击弓除了普通联合国制式阻击弓的一般功能外,还能够变换为精灵的肉搏战武器——下弯刀:一种型似弯刀,却是由下向上挥出攻击的武器。除此之外,近20年来出产的武器都无一例外都载入了魔法阵激发装置——英矽晶石。

  几乎每一种晶石都有一种特殊功能。英矽晶石并没有任何魔法增幅功能,甚至他对施与其身的魔力根本毫无反应。但他却能同时传递不同性质的魔法元素。这就使它成为产生魔法阵的核心晶石。当然,光它本身并不能产生魔法阵,还需要与储存魔力的红晶石,记忆并读取魔法阵的蓝晶石,读入或施放魔法阵的紫晶石等一系列晶石共同组成一个魔法阵系统。

  里克用手指轻轻一触位於弓把上的紫晶石,无声无息地起动了一个魔法阵。这是一个侦察用魔法阵,是由里克自己设计的。它利用了风,光,水三种元素,首先水元素凝成肉眼看不见的小水滴,然后利用风元素把这些极轻的小水滴摆成一系列的位置,然后,利用光元素的直走及折射的特性,把外界的景象折射到观察者的眼中。这是一个极其複杂的魔法过程,在没有魔法阵之前,哪怕大魔导师也无法施展出这个耗魔力微乎其微的魔法。而魔法阵则改变了这一切。

  里克当年凭这个魔法阵的设计夺得了「减州魔法学院」魔法阵设计大赛二年级组一等奖。也就是凭它,里克才能如此顺利地入选竞争激烈的特种部队。
  从魔法阵传来的影像很清晰,大概是因为这一带地下水汽很大,湿度很高。
  这是一个完全用抗干扰的绿水晶建成的大厅,正东方耸立着一座母撒英的雕像,一手持剑,一手持巴阿圣经。在雕像下的皇座中所坐的,正是帝国皇帝母撒英·候林本人。这个57岁的独裁者,看上去疲惫,颤抖,浮肿的脸上戴着一副黑色的护目镜。据说无论在任何时候,母撒英都不会拿下那副黑色的护目镜。
  独裁者留着一头长发,穿着一件宽大的白色长袍,左手的无名指套着一枚戒指,还真透出一股威严。如果不戴那副黑色护目镜的话,他倒是挺像一个宿醉未醒而又马上要开时周日讲道的精灵牧师。

  在大厅西侧站着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由於隔的较远,再加上那女子用长发遮住了半边的脸,她的容貌看的不是很清楚。但那黑色的库马传统齐胸礼服很好地衬托出她曼妙的身材。胸前那露出的一抹雪白在那黑色长裙的掩映下,似乎能挑动世上所有的男人。

  她想必就是此间的主人,母撒英那位不知名的情妇吧。里克注意到了一个细节,在女子那秀美的长发中隐隐露出一对尖角。母撒英最宠爱的女人竟会是一个精灵!这大概可以上精灵魔法新闻网的头条了。

  「你们这些废物,帝国卫队格林达军团呢,为何不镇压乱民?」母撒英大声冲跪在地上缩成一团的一名军官吼道。

  「启禀……陛……下…,格林达军团…两日前就…就被…全……全歼了。」军官颤抖着回答道。

  「那母撒英近卫军呢?」

  「他们已经全…全逃跑了。」

  母撒英的身体在颤抖,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极端的愤怒。

  「你们这些废物,懦夫,叛徒,背叛我的人全都得下地狱!」说着,他举起手,手上的戒指发出奇异的光芒。那名蜷缩在地上的军官现在已淩空飞起,双手紧紧地抠住脖子,似乎要扒开自己的皮肤,他的脖子上都出现了血痕。

  渐渐地,他淩空的双脚不再乱蹬了。母撒英手一摆,那人的尸体象一条蛇一样软到在地上。

  「我要杀了所有的叛徒,我要用‘声及万里’杀了那些叛徒和那些愚蠢的精灵。」母撒英歇斯底里地大叫到。

  「父亲,你造的孽还不够多吗?难道你要杀死全格林达的人吗?求求你,求求你,停手吧…停手吧…」那黑衣女子向母撒英喊道。

  母撒英的女儿是精灵,那母撒英…。里克惊疑不定地望着母撒英。

  「玫林,看着我的眼睛,连你也要背叛我吗?」帝国皇帝缓缓拿下眼罩,露出精灵特有的深蓝色的双眼。

**********************************************************************

  这一节终於有一个女性角色登场了。大家兴奋吧。可凡事不能急,关系是要慢慢发展的,这样才有看头嘛。另外,请大家多多指正,我会多多修改的。

  Chapter 0-3

  「I have this idea about why people do the terrible things they
do. Same reason little kids push each other on the schoolyard. If you
are the one doing pushing, then you are not the one who gets pushed….
If you are the monster, then nothing will be waitingin the shadows to
jump out at you. It’s pretty simple really. People do the terrible
things they do because they are scared.」

                ——from Steven Spielberg’s 「Taken」

  精灵(ELF),作为一个种族的总称,其定义是非常之广泛的。按外型分,它包扩邪恶的黑暗精灵(Dark ELF)或者叫卓尔(Drow),淘气的小精灵戈柏林
(Goblin),长有蝴蝶翅膀的「小仙灵」(Faerie),每一个都是绝世美女的妖
精族(Sprite)……

  甚至,有人认为外型同精灵一样俊美的魔族就是传说中的一种精灵——魔灵(Daemon)。但对於绝大多数人类类来说,精灵这个词首先另其想到的就是和人
类很象,有着尖尖的耳朵,美丽而又长寿的光之精灵(Light ELF)。
  他们一般以森林为家,喜爱自然,情感细腻,学识广博,对魔法有很高的天赋;在昏暗的条件下视野也是人的两倍,因此掌握了高超的箭术。在精灵中也以其数量最多,建立的国家最强大。除了尖耳朵这一精灵的普遍特徵,最易暴露他们身份的就是那一双迥异於人类的深蓝色眼睛了。

  现在,精灵世界最大的敌人—巴阿帝国皇帝母撒英一世正用他那双炯炯有神的深蓝色眼睛,紧紧注视着站在台阶下的精灵女子,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玫林·候宁。

  「父亲,你还要杀多少人才够?你要连我也杀掉吗?那就动手吧。」玫林丝毫不示弱地盯着她那浑身发抖的父亲。

  「你……你还算是我女儿吗?你跟你母亲那个贱货一样……你和那些贱民一样,你们都要背叛我,好,好,那你们都去死吧……我要用‘声及万里’把你们都杀光……杀光你们这些叛徒……」帝国皇帝状若疯狂的大声吼道。

  「你过来呀,来动手杀了我啊,就象你杀死我母亲一样杀了我呀,你怎么在发抖啊,你动手啊,你这个懦夫,你连亲手杀我的勇气也没有,你统治的那些人从来都不怀疑你的权威,你的走狗从来都不敢违抗你的命令。哈哈……哈……太可笑了……他们永远都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一个懦夫,胆小鬼……哈哈……」由於极度的气愤,女精灵那特有的尖耳朵从她如丝般的黑发中竖立起来。

  「因为你母亲与人私奔,她要背叛我,我才杀了她。是她先抛弃我们父女俩的。你现在也要象她一样背叛我吗?玫林,你是我在世界上最后的亲人了,我不希望再失去你?」母撒英的语气突然缓和下来。

  「亲人,哼,亲人,母亲她有多爱你你知道吗?她每天晚上要为你祈祷三次才就寝,她与人私奔……哈哈……你要用这样的谎言来欺骗你自以为瞭解的唯一的女儿吗?父亲,你原来不是这样的,你原来是多么爱母亲和我的呀。你怎么会变成这样的啊?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对了,是那天,一切都是从那天开始的,一切的一切。自从你带‘它’回来后,一切都改变了……」

  「够了……住嘴…………你的母亲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她必须死,所有阻挡在我前进道路上的人都得死,你母亲也休想阻止我。没有人能阻止我……」母撒英发狂般地大叫道。

  「你还想要什么?你有了‘它’之后,一切都那么的顺利,你得到了这个帝国,你还想要什么。」

  「你什么也不懂,你什么也不知道,你没有见过‘它们’的力量,你永远也不会明白的,我要用‘声及万里’把你们全都杀掉。」皇帝突然象回忆到什么恐怖的事一样显得十分害怕。

  「声及万里!」里克浑身一震。

  精灵历2945年,魔法阵发明30年之后,在精灵合众国死海沙漠中的小镇拉阿斯莫,大魔导师奥本海默在军方的全力支持下,领导当时最出色的一百余位魔导师研究出了把魔法阵与禁咒魔法相结合的方法,并成功地进行了一次实地实验。

  在理论上任何魔法都可以与任何魔法阵相结合,但禁咒魔法由於本身聚集的魔法能量过於强大,若施加与魔法阵上,作为魔法阵与施法人的能量之间传递介质的水晶就会因为负载过大而破碎。因此,魔法阵与禁咒魔法相结合的实践瓶颈就在於合适的魔力传递水晶。

  经过几万次的失败之后,在一次极其巧合的情况下,奥本海默终於发现了合适的介质——绿水晶。绿水晶本身有极强的抗魔法性,这也是它被用来作为建造抗魔法干扰物体的主要材料的原因。

  但奥本海默却发现在绿水晶积聚到一定的量时,把一个中等强度禁咒能量注入其中,绿水晶本身会发生突变,释放出比注入的禁咒能高出百倍的能量作用於魔法阵上。

  后来的教科书把这种现象叫作「绿水晶聚合效应」。其威力可由奥本海默的实验看出。奥本海默把禁咒「末日洪荒」用於特别设计的绿水晶魔法阵上。其结果是一个方圆近千里的「海」。从此「死海」沙漠成了名副其实的死海。

  相比与奥本海默的实验所造的极富喜剧色彩的结果,这个方法的第二次运用就不那么光彩了。精灵合众国在当时的交战敌国—大舌魔族的首都大京使用了一个小型禁咒魔法阵——「地狱烈炎」。

  造成的直接后果是近40万大舌魔族的死亡和大京在各国地图上的消失。也因此各国争相发展出禁咒魔法阵。但由於「禁阵」(禁咒魔法阵的简称)的威力过大,可能会伤及自身,各国共同签约禁止发展禁咒魔法阵。

  这次精灵合众国发动对库马战争的主要理由就是指出库马拥有禁咒魔法阵却不加入「禁止禁咒魔法阵实验公约」。再加上库马帝国的这位残暴的统治者,各国对精灵合众国的做法也无话可说。

  「那天你究竟看到了什么?是什么让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父亲,你到底在恐惧什么?告诉我,你究竟看到了什么?」玫林声嘶力竭地向她的父亲喊道。
  「你就想知道这个吗?你背叛我就是想知道这个吗?那好,看着我的眼睛,你会知道的,看着我的眼睛,玫林,看着我………」母撒英的双眼放出邪异的光芒。

  「啊,不……啊……呃啊……呃呃……啊……No…No…」玫林盯着他父亲的眼睛痛苦地大叫起来。

  「Alle ihre erinnerungen kommen auf einmal. Alle ihre erinnerungen
und alle ihre aengste.」她象着了魔似地卷曲在地上,不停地说着这句古精灵
语。

  「All your memories play at once. All your memories and all your
fears.」里克情不自禁地轻声说出了这句古精灵语的意思。

  「什么人,什么人在那里?」母撒英显然听到了里克的低语声。

  糟了,被母撒英发现了,而且更糟的是,里克发现空气中的气元素开始骚动起来,「声及万里」禁咒魔法阵显然已经启动了。


  Chapter 0-4

  「All your memories play at once. All your memories and all your
fears.」

                ——from Steven Spielberg’s 「Taken」

  「But in the end, love is only thing that counts 」

                    ——from 「Ally Mcbeal」


  豆大的汗珠从侯宁家老三的脸上淌了下来。这已经是进入西奈沙漠的第七天了。

  自从行刺库马帝国元首斯林三世失败逃到这里后,母撒英就没有睡过一个好觉,吃过一顿饱饭。西奈沙漠是库马帝国通向精灵世界的必经之路。作为精灵合众国中央情治领渗透部库马方面的负责人兼行刺帝国皇帝的主谋,母撒英现在只能在这鸟不拉屎的沙漠中向着精灵世界逃亡。

  周围除了黄沙还是黄沙,在烈日下,望不到边的沙漠静得可怕。长年在沙漠中行走的因都倍人有一个古老的传说。当你独自在西奈沙漠旅行时,你将能看到神的光芒,神带你至永生之地,在通过了神的考验之后,你将会得到神给你的永远的礼物。你的生命将会从此不同。

  母撒英对於这个异教的传说向来抱着极其轻蔑的态度。倒不是不相信神的存在,而是不相信有生物能通过神的考验,把这个传说留於后世。现在,他却是真心希望这个传说是真的。因为,至少那样他还有活下去的希望。水在五天前就喝完了。迷骆(一种能在沙漠中长途行走的动物)也在三天前被自己杀了充饥。先在母撒英什么神的礼物也不要,只要一口水。

  再也走步动了,沙漠的夜是那样的冷,母撒英的视线开始模糊起来。等等,前面怎么会有光亮。那不是火光,那是比太阳还要亮的光芒。母撒英觉得连思考都变得困难了。

  越来越亮了,啊,那是我的幻觉还是神的光芒呢?那是什么东西……啊,不行,什么也看不清,太亮了……太亮了……

  ……

  精灵合众国首都亚比哥城正下着大雷雨。闪电刮过天空,照亮了西城一间毫不起眼平房的窗户。

  一个相貌柔美的黑发女精灵抱着像是一个摸子刻出来小女孩,喃喃地说着:「别怕,那只是闪电罢了,别怕,你爸爸会回来的,他一定马上就能回来的。他一定能的,不是吗?……玫林!」

  「碰」门像是被大风吹开来。一道闪电划过,照亮了一个身影。那个熟悉的身影,是丈夫,是已经一年多下落不明的丈夫的身影。女精灵呆了一下,象一只箭一样扑进丈夫的怀中。

  「英,你终於回来了,你这一年多去哪了……我和玫林好想你啊……你……你怎么不说话……」她抬起头望向他,他那双熟悉而又陌生的眼睛没有望着她,也没望向玫林,而是紧紧盯着左手无名指上的一只不知由什么材质作成的戒指。
  「英,你怎么啦,发生什么事了,你看见什么啦……你说话呀……」女精灵使劲地摇了摇他。沈默的身影象刚醒来似地直勾勾地望向妻子。

  「Alle ihre erinnerungen kommen auf einmal. Alle ihre erinnerungen
und alle ihre aengste」 母撒英·候宁用颤抖的声音对妻子说道。

     ***    ***    ***    ***

  「All your memories play at once. All your memories and all your
fears.」

  库马帝国皇帝在心中默念了一遍刚才大厅中央站着的年轻人所说过的话。
  这个年轻人很不错,刚才向自己攻来的四系元素组合攻击魔法阵很有创意,比那些只知道追求力量,威力的精灵法师有趣多了。自己刚才反击时可没留手,他现在还能顽强地爬起来还真出乎意料。明明感应到他身上有空间魔法卷轴,他却不借机逃走。真是个顽强的年轻人,就象当年的自己。要是自己有个象他这样的儿子,那该多好啊。

  「呼……呼」里克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这傢伙太强了,自己和他差了好几个数量级刚才的攻击足以放倒一个魔导师,可他居然还能反击把自己击倒。现在只剩下一个魔力凝剧增幅魔法阵了。怎么办,怎么办……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声及万里」马上就要完全发动了。

  冷静……冷静……一定有办法的,任何东西都有他的弱点,有时他的最强点就是他的致命弱点。母撒英的最强点就是那枚诡异的戒指。只要把戒指与他分开就可以了。可是应该怎么做呢?里克的脑中飞速地闪过这些念头。一来到这处行宫,里克就感到哪里有些不对劲,这里有些特别的地方。是什么呢?

  水,是水,整座行宫,没有一个池塘,没有一座喷泉。在这个把水看做奢侈品的国家里,一个帝王的行宫怎么能没有池塘呢?对了,一定是母撒英害怕水,他的弱点就是「水」。里克不禁得意地笑了一下。

  一个水龙魔法瞬地在里克眼前成型,如此快的速度主要归功与那个魔力凝剧增幅魔法阵。水龙一刻不停,迅疾地攻向30米外的帝国皇帝本人。

  一丝冷笑浮现在母撒英的脸上,那个白痴也以为我会怕水吗,难道我不喝水吗?哈。

  真是愚蠢的人类啊!母撒英得意洋洋地准备在击破水龙之后,就直接击杀里克。

  就在此时,异变突起,水龙突然转弯,卷起倒在地上的玫林,向母撒英的左边冲去。

  如果母撒英要击破水龙,就势必要伤到玫林。里克先在是在进行一个赌博。如果母撒英不不顾玫林的话,从前面他们的对话来看,这种可能性很高,那么要对付已经受伤,且耗尽魔法阵能量的里克,是易如反掌的。就看母撒英是否在乎他唯一的女儿了。

  母撒英狞笑一声,举起左手,无名指上那只奇异的戒指发出耀眼的光芒,看来他已经作出选择了。里克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爸爸」,在水龙峰头的玫林似乎清醒了过来,望着前方的父亲,幽幽地叫了一声。

     ***    ***    ***    ***

  「爸爸!」

  在倾盆大雨中呆立着的男人,象从万年沉睡中醒转过来。低头看到了一个一头黑发的精灵小女孩正怯生生地望着自己。

  「爸爸……?」男人低声地自语道。他转头看了看左手上的戒指,有望瞭望女儿。

  就这样子,他凝视着小女孩的双眼,象过了一万年似地。然后,他放开怀中的女人,一把紧紧地抱起女孩,一只手牵着同样呆呆的妻子,向着更黑暗的雨夜中走去。

     ***    ***    ***    ***

  水龙顷刻间已经逼近母撒英那诡异的左手。那耀眼的光芒一下子暗淡下来。
  母撒英伸出右手,接住了在水龙浪头的女儿。

  也就在这一瞬间,一把精灵制式下弯刀,从水幕中无声无息自下向上挥出,亮起一片光华,准确地砍下了母撒英的左手。

  里克气喘吁吁地从水龙中现身,为了维持远处自己的镜象和在水龙中闭气飞行,已经把所有的魔法力都耗光了,现在一个孩子也能杀了他。

  奇怪的是,失去了左手的母撒英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静静地看着怀中的女儿。父女俩就这么静静地对视着。

  那只戴着戒指的左手就静静地躺在里克的身旁。里克把左手伸向‘它’……

**********************************************************************

  To WoodyX: 语言问题我的设定是人族用中文,现代精灵文为英语。古代精
灵语为德文,拉丁文,意地叙语,等多种语言混合。我至少会翻成英语。

  To LHA: 我可一漏一点构思给你,这个公主不会领便当的,第一部未来场景
是在另一个帝国。

  To 大家:情节还未展开,所以现在也没什么色文,请大家多多包涵啊!呵呵……多支持啊!


  Chap 0-5(上)

  She is the Moon And Sun to Me.

                ——from Steven Spielberg’s 「Taken」


  库马新历13年4月9日午夜11:34(人族时间历法与现实一样)
  帝都格林达郊外,距皇家母撒英起义纪念馆10里处……

  一辆双轮双座马车在帝国第十一官道上急弛。

  母撒英近卫军团首席侍卫官烈思警惕地观察着四周的环境,他感到很紧张,毕竟现在只有他一个人在保护皇后陛下。这是本月第三次,皇后陛下要求他瞒着别人带她出宫了。

  烈思当然没有蠢到相信皇后陛下是想与自己幽会,宫里所有的人都清楚皇后陛下对皇上的忠心。噢~~不能说是忠心,是爱。对於女人来说,只有爱才会使一个女人那么盲目的忠心,烈思暗自想道。所以他连想都没想就答应了皇后的请求,对皇后忠心就是对母撒英忠心。

  烈思感到这次皇后从纪念馆出来后一直就很沈默,跟平时很不一样,不过他并没有很担心这点。他正对刚才自己守在纪念馆外时感到的一阵晕眩感到奇怪。身为帝国内最强的高手之一,这种晕眩对他来说很不寻常。所幸,皇后是平安无事地出来了。也许是那个鬼纪念馆的问题。在那里,列思总是感到十分紧张。
  母撒英起义纪念馆建於库马新历元年,由皇帝本人监造,传说这座建於沙漠中央的纪念馆对皇帝本人有着外人所不知道的特殊意义,只有皇族的人被允许进入,烈思作为侍卫首领也从来没有进入过。皇帝本人在遇到重大问题时经常去那里沉思,那时,也只有烈思一人守在门口。

  皇后还是默不作声。不过烈思并没有感到紧张,马上就要进城了。突然,烈思发现前面有一骑横在路中间。天很暗,看不很真切,烈思停下马车,运起十成功力暗自戒备。

  那个骑士渐渐靠近马车,车前的烛光映在他的脸上显的阴晴不定。烈思突然全身放松了下来,他转头张口想叫在马车后排的皇后。突然,他发现皇后全身都在发抖,烈思感到十分的奇怪,这是烈思最后的感觉,御前首席侍卫冯·海恩·烈思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最后的一种感觉会是奇怪。

  皇后的全身不停的在发抖,当烈思的头从前排滚到她脚边时,她象突然醒了似的叫了一声,跳出车外,向后跑去。这一声喊叫是那么的短促和尖利,就像小鸡的叫声一样。

  骑士的左手动了动。皇后立刻象中箭似地到在地上,全身不时地抽搐着。男人翻身下马,走到女人身前,轻轻抱起她的头,柔声说道:「你看到什么了?」
  女人突然象聚集了全身的力气紧紧抓住男人,颤声说道:「Alle ihreerinnerungen kommen auf einmal. Alle ihre erinnerungen und alle ihre
aengste。」

  男人似乎叹了口气:「如果这对你来说还有意义的话,我只想说我很抱歉,事情可以不是这样的。」说着,他抬起头望向天上的月亮。

  「咯」……

  当男人站起来走向坐骑时,地上的女人已经不再抽搐。

     ***    ***    ***    ***

  一人一骑飞速地在戒备森严的禁宫中宾士,但却没有任何人阻拦。男人骑到一座高塔前,把坐骑交给守卫,快速地跑上了塔顶。他取下脸上的眼罩,轻轻推开一扇门。

  月光透过窗户照在床上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不,是小精灵身上。男人突然感到一阵恍惚,好像二十年前,他第一次在月光下看到她一样。小精灵似乎被惊醒了,她揉了深蓝色的双眼,认出了来人。

  「爸爸,你怎么啦?妈妈呢?」

  男人定了定神,上前抱起小精灵,他小声说道:「你妈妈,她、她离开我们了。」

  「你说什么啊,爸爸、爸爸,妈妈在哪里,我要见妈妈……」小精灵象意识到什么似地又哭又叫。

  男人紧紧搂住她,月光照在他满是泪水的脸上,他轻声地用他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呢喃着:

  「She is the Moon and Sun to me。玫林,你知道吗,She is the Moon
and Sun to me……」



  chap 0-5(中)

  「She is the Moon and Sun to me。玫林~~我从来没想伤害你和你母亲
的。」在沈默了一会后,母撒英望着怀中自己的女儿说道。

  大地猛地震了一下,但这个联军所使用的大规模地系魔法的感觉不一样。里克猛地明白了那震动意味着什么。

  「有几个共振点?」里克大声向母撒英吼道。

  「12个,24分钟内你们谁也跑不出格林达的,你们这些愚蠢的傢伙!」母撒英尽管嘲笑着里克,眼镜却始终没有离开过女儿。

  「声及万里」作为第三代禁咒魔法阵是一种杀伤力极强的禁阵。它在「禁止禁咒魔法阵实验公约」中所禁止的禁阵中排行第十四。不象排行第一的「无」和毁灭大京的「地狱烈炎」那样无差别的毁灭一切,「声及万里」是一种只杀伤活物的禁阵。

  它是根据魔法波动共振原理发明出来的。魔法波动学说的创始人波尔指出,任何由元素微粒所组成的物质,无论其多么坚硬,只要用波动来引起其本身不停在运动的微粒一起共振,就能使该物体瓦解,甚至爆炸。

  过去,这种学说最大的障碍在於,如果这种假设成立,那为什么在以往众多的魔法实验中,当人们由相同波动频率去影响一个相同频率魔法元素微粒(例如土元素)所组成的物体时,那个物体从来就没有反应过。

  这个障碍在「禁阵」出现后就不复存在了。原因在於禁阵能聚集并释放远远大於人类平时所能释放的能量及能量的波动。魔法师们渐渐明白了只要有足够的能量达到或超过束缚微粒共振的能量临界点,元素微粒就会发生共振,并分解开来。

  「声及万里」就是利用这种魔法波动共振原理来把一个很大范围里的由一定频率的魔法元素微粒组成的物质进行分解。而人或大陆上大多活物身体中都有一种必不可少的这种微粒。

  那就是血液的主要成分—水元素。只要是水元素产生共振,受波动影响范围内的生物就会暴体而亡,而其他不含水元素物质的物体则会安然无恙。一个标准的「声及万里」魔法阵只需一个共振点,就可以覆盖方圆20里的地区,12个共振点足以覆盖整个格林达城及其周边地区。

  「你疯了吗?你这个恶魔?你想连你女儿也杀了吗?」里克一边呵斥着母撒英,一边悄悄地向那只断手移去。

  离那只断手只有几寸了,只要拿到那只神秘的戒指就不用担心母撒英会回复力量了。里克暗暗想道。

  「住手,别碰‘它’,你会后悔的。听我说,年轻人,不要碰那只戒指,你带我的女儿从大殿后面的秘密传送魔法阵马上走,还有二十几分钟这里就会成为共振的中心。所有的水元素都会分解。带上我女儿快走。」母撒英气喘吁吁地叫道,显然,离开了‘它’,他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头。

  「不,父亲,我们快把‘声及万里’停下来。」

  「没用的,禁阵一旦启动,就不可能逆转了,母撒英,就算你真的是想死在‘声及万里’下,我现在也不会饶过你。」里克冷冷地说道。

  「不,别伤害我的父亲,他不是故意做这些的。」玫林起身拦在了她父亲面前。

  刚才在下水道中凭侦察魔法看的不是很真切,在离开这个精灵美女只有两丈之处仔细一看,里克不由心中一动。这是一个年轻的女精灵,此时正半依靠在她父亲的肩上。

  她的态度在一个成熟的人类美女看来虽然很自然,但作为一个精灵来说,却未免觉得风骚了一点。她穿着库马的传统服装,黑色而紧身的长裙勾勒出她曼妙修长的体态。

  裙下露出小巧玲珑象大理石雕成似的双脚;上身在长裙外套了一件丝织的短衫,前面有一处心形的缺口,露出那象牙般的脖颈和胸脯的上部。她的头上插着一朵紫色的玫瑰花,头发浓密,黑里透蓝。

  那脸蛋的美纯粹是专属於纯种的光之精灵的,一对深邃而美丽的大眼睛,笔直的鼻子,珊瑚似的嘴唇,珍珠般的牙齿,这都是她那一族所独具的。而锦上添花的,是玫林正当青春最盛的年华,她只有十九,二十岁。

  「千万别碰‘它’,你看到我父亲变成什么样了,它会释放出你平时所掩藏的最深的欲望,并且你会一直追求这种欲望,你看看我父亲变成了什么样子,他从前是多么好的人啊。」玫林的话把已经处於半发呆状态的里克拉了回来。自己不是没有见过美女,怎么会那么失神呢,里克奇怪地想到。

  「那好,我不会戴它的。不过,我得把它带走。」说着,里克把那只戒指从断手上拔了下来。

  「住手!」「不要碰!」母撒英父女几乎同时叫了起来。

  「什么啊。你们想骗倒我,这个东西什么也不是。」里克突然暴怒地大声叫道。

  此时,母撒英和玫林几乎同时看到了里克的眼睛里流过黑色的液体,那样子好像黑色的云彩在眼珠上流动。

  母撒英一把推开女儿,转头大叫道:「你快走,我挡他一……」话还没有说完,人已经飞了出去,落在数丈开外的地方一动也不动。此时得里克一句话也不说,一步一步走向正在发抖的玫林。

  里克一把拖倒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得玫林。如果此时你是玫林的话,你能清楚得看到里克的整张脸都扭曲了,显得说不出得狰狞恐怖。

  「嚓,嚓……」三两下,里克就把精灵美女的长裙和上衣撕烂了。然后他一下子呆在了那里。

  这是一个女人吗?是一个处女吗?两者都是。如果是从冥冥之中出现的曼莎琳,就应该微笑,可她正在无声地啜泣。

  如果是狄安娜,就不应该这样粗心,她的美丽发生不可想像的光辉,没有比这个淑静而高傲的形象更纯洁的了,没有受到践踏的雪地是一望无知的。

  这个年轻的女精灵的皮肤跟西法的雪山荣哥佛峰一样洁白。从她那无忧无虑的额角,散乱的黑色长发,低垂的睫毛,隐约可见的蓝色脉络,无法雕刻的圆圆的乳房以及破碎的衣衫底下拱起来的玫瑰色的臀部和膝盖烘托出来的,是仙女的妙象。

  这个洁白的身体仿佛光芒四射,这个赤裸的精灵如同奥林巴斯山的女神,知道自己是深渊的女儿,这个高不可攀的美女躺在那里,跟维纳斯睡在无际的浪花上一样高傲。

  这时从母撒英的角度望去,这是一个很奇怪的景象,一个野兽般喘着粗气的男人一动不动地注视着一个赤裸的害怕地全身发抖的少女。就那样静静地,静静地互相凝视着对方的眼镜,时间仿佛停止了一般……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