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正妹猎人】(99-100)【作者:oohoho】
【正妹猎人】(99-100)【作者:oohoho】
字数:445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九十九话、送礼物

  「这是那个…拜拜的垫子吗?」心亚疑惑的发问。

  「没错!就是这个,加厚海绵的实木皮拜椅,或者正确的名词是礼佛跪垫。」我嘿嘿一笑。

  「礼佛跪垫…什么意思?」

  「猜猜看啊…」我笑着问,看看她们有没有慧根。

  但几个纯情女孩都一脸傻愣,猜不明白我这个混世大淫魔没事买什么佛具用品。

  「傻傻的…跪垫…就是拿来跪的啊…」我脱裤懒坐回沙发上。

  反正我经常脱裤懒,她们也习以为常了。

  「喔……我明白了…谢谢主人……你对我真好……」还是收礼的人最快明白过来,开心的把礼物从桌上放到地上。

  「什么意思?」怡仁向看似也听懂了的心亚发问。

  「怡仁宝贝,来,你看看学妹,平常取悦我的时候总是跪着,有一双漂亮的脚,膝盖却总是又瘀又肿的,看的我很不忍心啊…」我插话回答。

  「喔……原来是拿来跪的…」怡仁恍然大悟。

  「那…为什么不买个普通的垫子就好?」奕格的问题或评论总是犀利,虽然现在少了针锋相对的火药味,但也是一针见血。

  「因为高度有差啊…很少有这么高的垫子可以撑到适合我们家的沙发,而且就算有,一搬塞海绵的垫子也很快就会压扁了。」

  「我试试看。」小母狗把礼佛跪垫推过来,对我一跪就趴上前吮屌:「真的很顺耶,这样高度比较高,要吮主人的龟头就不用把鸡鸡压下来,可以直接从上面含住。主人你好聪明喔……」小母狗开心的试吮屌,吮的不亦乐乎。

  「你喜欢就好,看你开心,我也开心。嘿嘿。」送一个体贴女方,也体贴自己的礼物,收效甚丰,小母狗似乎比平常更认真卖力了。

  收礼的很开心,送礼的也很开心,倒是旁边几个女的看不下去,对我的巧思臭骂了一顿色,就各自散开了。

  『喔喔…这个跪垫买的真不错,小母狗的切入角度多了好多,也更不会被牙齿刮到了…啧啧…』我瞇眼享受小母狗的跪拜,这种亵渎的举动又大大加强了淫乱感,心里太佩服自己的创意了。

  在经过我的亲自指导,加上勤练不辍,说小母狗的口交技术在小后宫称冠真是当之无愧,即使温柔细腻处不及心亚,但论咬咬的耐心、持久力已经大幅超越心亚,更令人讚叹的是,十分享受帮我口交的过程。

  插女人嘴巴真是过瘾,何况能吮屌吮到爽翻白眼的女人可不多见,只见小母狗那清纯的脸蛋口含粗茎,兴高采烈的吞吐,间又偷偷搓揉自己的乳头和私处,竟在吹奏时一边幻想一边自慰发颤高潮,这种视觉冲击的杀伤力极大,让我热血沸腾,兴奋的身体微微发汗,被家臻叼在嘴里的阴茎似乎又更粗更硬了。

  在自己玩到高潮满足后,满脸红润的小母狗笑咪咪的看着我,在挑逗似的长吐舌头,用舌腹对耸立棒身狠刷几下后,张嘴一吞,开始全心投入侍奉,除了最近常对我用的舌头旋转龟头技能,双手还不时爱抚我的大腿内侧和睾蛋股间,加强我身体的敏感度,整个刺激累积,快感汇聚,我一脚踢抵着客厅桌沿,目不转睛的观赏家臻的口舌表演,抓紧沙发享受着极致的美妙滋味。

  在享受小母狗暴力又激情的口交感谢后,我抱着她吸屌吸到凹陷的双颊前后耸动,双手大力的摇晃跨前这颗喉咙被顶到太阳穴冒青筋的小脑袋,接着一个畅快的哆嗦,龟头紧抵喉心,爽利的喷发在她口水狂溢,被塞的鼓实的嘴里。
  「啊哈哈…真不赖…我老二的鼻涕全擤出来了…」我粗鄙的称讚,身体微微发热发汗。

  因为刚刚比平常粗鲁了点,小母狗被顶得脸红脖子粗,眼泛泪水,趴在我跨下乾呕咳嗽了好一会儿,才能继续吮咂清理。

  「可以吃饭啰……」喷发完总是瞬饿,刚好接上心亚、怡仁卖力烹煮的晚餐,退出嘴巴,我摸摸小母狗的头表示讚许,得意风发的走向香味四溢的餐桌。
  「唷?味道不错耶…」我越吃越惊讶,筷子几乎停不下来。

  「耶yeah~ 被称讚了~ 这道是我做的,那道是怡仁做的喔~ 」心亚笑咪
咪的看我狼吞虎嚥。

  「心亚在旁边教的啦…」现在的怡仁少了点气焰,多了些娇羞,没想到变得这么可人。

  「你第一次做就上手,算很厉害耶…」两个女人吱喳讨论,很有家的感觉。
  但真是有两把刷子,心亚厨艺好像越来越厉害,连糖醋鱼都搬的上桌,怡仁也挺不错的,洋葱蛋虽然简单,炒的也有模有样。

  努力总是要给予鼓励,我不住口地称讚,秋风扫落叶的把桌上的菜吃个精光,顺便补补今天的消耗。

  洗碗盘这种善后工作,我就交给小母狗去处理了,饭后在客厅坐了一会儿消化消化,顺便把一些通讯软体的暧昧留言、交友软体的撩妹讯息给回了一遍,这种基础工作还是要做好做满才行。

  「好了,为了犒赏心亚、怡仁今天下厨那么辛苦……那我们就去洗个澡吧!嘿嘿…」我一拍手,向心亚、怡仁宣布这个好消息。

  「根本是你的好消息吧…」心亚俏皮的按了下我的鼻子。惨了,现在几个女人住在一起,在熟络起来之后似乎越来越会吐槽我了,连柔顺的心亚都会吐槽了,以后这几个宝贝到底会不会越来越皮呢?

  所幸现在一切都好掌控,我一拖二,带着心亚、怡仁洗澡去了,浴室里,春光无限,三人莺莺燕燕,激情澎派,携手共赴巫山。

  昨晚的疲惫,让我很想再继续赖床,毕竟抱着几个极品裸女睡觉,实在是让人舍不得起床,但由於凯军一早又打来催促,只好走这一趟了。

  「欸,雷凯军,礼拜天你大清早要我来,到底什么贵事啊?」进了凯军家,我熟门熟路自己找沙发坐,家里佣人似乎也听说我要来了,照惯例帮我泡了杯好喝的咖啡。

             第一百话、彩虹房间

  「那我直说了…是我妹啦…」凯军面有忧虑的说。

  「凯琳?喔……她怎么了?」似乎意识到什么,我稍微认真听凯军讲话了。
  「就是啊…上次趴踢…你不是把她给…那个…」

  「硬上了。」

  「嘘…小声点,让我家人知道还得了…总之,自从那次之后,她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情绪很不稳定…」

  「哇…那次到现在满久了耶…怎么现在才告诉我…」

  「谁知道她会发作那么久…还好我爸这阵子出国了…不然你也知道…」凯军忧心的说。

  「也是…凯琳之所以那么恰,就是因为你爸对她超溺爱…虽然伯父对我也很好啦…但不赶快安抚好…恐怕后患无穷…」虽然我是认为伯父不介意我与凯琳亲近,甚至暗暗希望我帮忙导正凯琳在他眼中的不良癖好,但,玩他女儿可能没关系,把他女儿给玩坏掉…或许就不太妙了…

  「你知道就好,解铃还须系铃人,你赶快去吧!我爸就快回国了,你最好在他回来以前把我妹治好…」

  唉…出来混还是要还,拉了屎还是得擦。说起来,凯琳是除了奕格以外,我第二个强暴的女性,想起为了哄奕格所耗费的努力,我就很担心哄凯琳是不是也那么费事。

  强暴陌生人容易被告,强暴熟人又很难哄,让我对於这种蛮干的套路有点畏怯了…以后可能得要收敛一点…

  「我上啦!」我吞了口口水。

  「拜託你了…」凯军在旁边打气。

  当我心怀忧虑的来到凯琳的房间,正准备敲门时,门却自己开了。

  「咦…你是…聂小倩!」一张有点熟悉的俏脸,与我差点相撞。

  「是你!少傑哥…你…你来干嘛?」

  「我来看凯琳啊…听说她有点忧郁…」

  「还不是你上次对…对她乱来…她这几天魂不守舍的,不只不碰…不太开心,连饭也吃不下…」秀秀手拿着餐盘,面带忧虑的说。

  「咳咳,嗯嗯…那…是说小倩,你怎么会在这里?」身为肇事者,我略微窘迫。

  「我实在是很担心她,已经来照顾她三天了…还有,我是秀秀,别再叫我聂小倩了…」秀秀看起来对我有点防备,是因为叫错名字吗?

  说到这我才想起来,上次会去碰凯琳,其实起因也是因为被扮演天使的秀秀的娇美给引诱,被凯琳从中阻挠,一言不合,才会发生那么棒的憾事。

  只是说看到秀秀白皙漂亮的脸蛋,第一感就想起上次鬼月趴,跟秀秀扮演的聂小倩玩的逆?鬼压床,那股幽怨与不甘,真让我做一回风流甯采臣,实在是一绝,大概是因为上次扮天使时没玩到她,才会只记得聂小倩。

  「欸…你在想啥?口水都流出来了。」可能是上次在旁边目睹我的暴行,秀秀有点怕我的样子。

  「没事没事,你先整理餐盘吧,我进去看看凯琳。」我是知道凯琳是T啦…
  但以为秀秀只是上次被凯琳在派对上撩,不知道她居然也是女同。

  「小心点,别刺激到她了…」秀秀紧张的说。

  看出秀秀对凯琳的关心,我温柔的笑笑:「放心吧,我会好好跟她说话的。」
  许久没走进凯琳的房间了,偌大的房间并不像少女的闺房一般,有着梦幻的星空壁纸和蕾丝床罩,相反的,庞克风的电吉他靠在墙角,墙上挂着美国摇滚歌手的黑白海报,柜子上也尽是些铜制熊头、地球仪等不伦不类的东西,奇特的装饰也反映出凯琳内心世界的特立独行。

  「哗…跟以前一堆金刚战士和无敌铁金刚的印象不一样了…」我眼睛四处打转,仿似对着空气没话找话讲。

  但英伦风格的床单上,那个安静沉默的人形依旧坐在床头一动不动,不发一语。

  我仍旧假装东看西看,慢悠悠的走近床沿,找了床尾的一个角落假装漫不经心的坐下。

  「滚!」这是凯琳在我进门后吐出的第一个字。后来才知道,这也是自从上次派对事件后,她所吐出的第一个字。

  虽然我还没转头,但从这个字的声音可以感觉得出来,在力图平静的音调背后,还是有一丝激动地颤抖。这让我有点心疼,再怎么恰北北,毕竟是个如花似玉的18岁妹子,突然之间就被熟人强暴了,心里一定不好受,我想我一定要好好安抚她那幼小脆弱的心灵。

  「其实啊…嘶……」一转头,进房后一直到这时才正眼面对凯琳,让我不禁眼睛发直,倒抽一气,把刚刚想好的疗癒台词给忘的一乾二净。

  倚着床头的凯琳抱着自己的膝头不发一语,那抑郁憔悴的神情虽然很明显,人也明显消瘦了几分,但身上披着一件明显过大的男版篮球背心,娇弱的肩膀完全撑不起来,夸张大的领口低垂,等於是把那硕大的白皙乳瓜几乎暴露在我的视线之中。

  「那个…这个…『操他妈的我要把你推倒』…上次的事情啊…『扯下你的衣领』…也是一个意外…『抓爆你的骚浪奶瓜』…是个巧合…『奸爆你的欠操逼』…奸爆你…不,我是说,经过这几天的反省,我觉得真的对你很抱歉…」原本想要尽展绅士风度,藉此洗刷我在凯琳心中的恶劣形象,但突然其来的养眼爆击,让我一时间陷入混乱,脑袋完全无法思考,或是说完全在思考着跟原本打算说的话相反的事情,差点就说出不可挽回的话了…

  「你走开,不要烦我,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凯琳撇过头轻轻说,一副不想搭理我的样子,显然是没听进去我刚刚说的废话,和差点脱口而出的浑话。
  我看着她的眼睛,发现凯琳眼眶有点红润,而凯琳似乎也发现了我注目的眼神,又撇过头去,不与我视线交错。这样正好,当我确定她没在看我,赶忙继续盯着她毫无自觉的外泄春光,大饱眼福。

  就这样僵持了一会儿,却是秀秀进门打破了沉默。

  「欸…少傑哥…你们谈的怎么样了啊?」秀秀走近,压低声音的问。

        ——————————————————-

          第一百零一话、诱骗计画(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