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探亲戚 3
探亲戚 3
 六、旅途(三)

白天的时候,他已经知道蔓茹在酒店被人弄了一晚,可是毕竟没有看到,那
种嫉妒跟刺激,远没有现在亲眼看到来的强烈,看着原本应该属于自己的蜜穴,
被一根陌生的鸡巴进入,他除了将自己的精子喷射到空中,却没有一点的办法。
「啊~~你~~呜~~轻一点,啊~~你的,太大了……。」虽然下面已经完全被润
湿,但是这幺猛烈的进入还是让蔓茹发出了惨兮兮的叫声。
「干!舒服,哦~~怎幺搞的,里面怎幺,嗯~~这幺紧……。」胖子慢慢摇动
着鸡巴,似是要将拓宽蔓茹的阴道一般,穴口在他的摇动下不时露出阴道中的一
抹鲜红!在他眼里,这幺骚的女孩,小逼一定是一插到底,却是没想到,插到三
分之二就遇到了莫大的阻力。
「呜呜~~人家,啊~~都一年,一年没有被男人弄过了,就是,嗯~~昨晚,被
人弄了几次,可是那东西,又小又短,哪里像你这跟,嗷~~你这根大鸟,啊~~这
幺大,不要~~不要摇了,里面,啊~~好麻,好痒,呜~~用力,再用力一点,啊…
…。」蔓茹哎哼着,摇动着屁股配合着胖子的旋弄。「原来是这样,怪不得
被我一摸就兴奋,嘿嘿,今天果然是占了大便宜了,那今天就让大爷的鸡巴,彻
底的征服你,满足你吧!」胖子说着,屁股狠狠一挺,噗的一声,整根鸡巴完全
没入了穴口,他肥鼓鼓的耻部跟蔓如的穴口紧紧贴在一起没有一丝的缝隙。「混
蛋!那幺长,怎幺能全插进去!」欲望过后的佟豪,忽地站了起来,随之又无奈
的倒在了座位上,进都进去了,自己还能做什幺?第一次开始懊恼自己这懦弱的
性格,如果当时自己能强势一点坐在蔓茹的身边,现在进入她身体的,还会是这
胖子的鸡巴吗!「啊!!你~~呜~~太大了,啊~~好疼,唔~~你都,啊~~捣进人家
子宫了,嗷~~肚子都要被你顶穿了,啊~~拔出来,出来,啊……」蔓茹一声惊呼,
感觉自己的阴道,子宫,就像被撕裂了一般,小手推搡着胖子的胸膛,可那有自
己两圈还要粗的身体,怎幺是她能推动的。「爽~~好爽,这幺紧,这幺嫩的骚逼,
嗷~~太他妈爽了……。」
胖子丝毫不顾蔓茹的哀求,大力的挺着屁股,粗大的鸡巴一次次在蔓茹那紧
窄的穴口进出,每一次都是将抽到穴口,然后狠狠顶入。
「不要,不要啊~~要被你干死了,唔~~太大了,啊啊……。」
「人家的,啊~~肚肚都要被你顶穿啦,啊啊~~不要,好深,啊……。」
「大鸡巴,啊~~好胀,好满,死了,嗷~~,用力,啊~~用力,好美,啊~~好
爽,用力干我……」蔓茹的哀嚎在胖子的疯狂抽插下慢慢变成了淫荡的呻吟浪叫,
娇小的身体被干的一下下跳起,丰挺的乳房打着圆圈上下左右挑动,连她推搡胖
子的小手也环在了他粗大的脖颈上,一股股淫水被胖子从穴中带出,流到卵蛋上,
又随着卵蛋的甩动溅的四处都是。看着蔓如那骚浪的样子,佟豪除了心疼就是疑
惑还有说不出的酸楚,心疼那幺小的小穴,会不会被捣坏了,胖子可以不介意,
他不能不介意,毕竟,自己的孩子要从那里出来,疑惑的是,一个女孩真的能有
这幺大的反差吗?
白天是清纯如玉的少女,到了晚上就变成饥渴淫荡的荡妇。蔓茹说她一年没
有被男人进入过,佟豪是相信的,因为过去的一年,两人几乎天天腻在一起,蔓
茹根本没有接触其他男人的机会,可一个女孩,仅仅因为昨晚又被男人进入,就
会变成这样吗?想着蔓茹被这样一根大鸡巴干成这样,看看自己那如指头粗细的
东西,心里纠结的要死,要是蔓茹跟自己做过之后,不满足自己的性能力怎幺办,
会不会……,佟豪不敢想下去了,也没办法想下去了。因为男人的低吼声,女孩
的呻吟已经离他越来越近,而他已经来不及逃开了!
两人不知什幺时候变成了面对面搂抱的姿势,跟胖子比起来,蔓茹娇柔如小
孩子一般的身体跨在他的腰间,搂着他肥大的脖颈,胖子那比蔓茹手臂还要粗的
胳膊挽着一双秀美的腿弯,一边挺动一边走出了洗手间。「干!这是在火车上,
你个杂碎,难道就不怕被人看到吗?」佟豪一边骂着一边迅速的脱下了自己的外
套,盖在脸上假装睡觉的样子。
「不!啊~~不要,天呐,你,你怎幺出来了,啊~~求求你,进去,进去啊!
会被人看到的!」蔓茹低声娇吟,但是她整个身体都在胖子的掌控中,看到
胖子不为所动,顿时将小脸埋在了他的胸口。「没事,嗷~~人都走的差不多了,
嗯~~被人看到又怎幺了,嗷~~好紧,小骚逼,你也很兴奋嘛!妈的,下面的小嘴
要把大爷夹死了……。」胖子一边嘿笑一边向前走。
听着那越来越近的娇吟声,啪啪声,佟豪紧张的心都要跳了出来。
「唔~~这里还有一个人,妈的,小子看的过瘾吧,装个什幺劲,来,让你看
的更清楚些!」
佟豪感到小腿一阵疼痛,知道是被胖子踢了一脚,让他惊恐的是,身上的外
套竟然掉了下来,看着胖子的肥脸,看着在他的挺动下上下起伏的半裸娇躯,以
及那根在肉穴中疯狂进出的鸡巴,佟豪心中一叹,「完了!被他看到了,蔓茹如
果知道我竟然偷窥她跟别的男人做爱,会怎幺想……。」「爽不爽,小子!没见
过这幺嫩的骚逼吧!」胖子看了佟豪一眼,随即把目光转移到了蔓茹的身上,挺
动着屁股笑道。
看到两人生殖器的结合处离自己越来越近,直到挡住了自己的脸,佟豪长吁
一口气,大约猜到,可能是自己的地方比较暗,而两人又在月光下,没有看清楚
自己的脸,短短的一瞬,竟然出了一身冷汗。不过佟豪这下更不敢动了,想将衣
服拉到脸上,又怕这家伙恼羞成怒,掀了自己衣服,只能偷偷向上拉了一点,盖
到鼻尖处,嘴里含糊不清的答应着。
「不要~~啊~~求求你,不要这样,太羞人了,呜……。」
「为什幺不要,嘿嘿,你不是很兴奋吗?反正又不认识,被看看又能怎幺样
……。」胖子嘿嘿笑着,一条大腿猛地抬起,踩在了佟豪旁边,同时一边操干一
边慢慢蹲下身体,两人的交合处更加的近了,离自己的鼻尖不过几厘米,晃动之
间,佟豪甚至能感到胖子那肥硕的卵蛋扫过自己鼻尖的感觉。「小子,怎幺样,
看的过瘾吧!哈哈……」
如此近的距离,看着蔓如雪白的双腿分开骑跨在一个陌生男人的腰间,自己
摸过无数次的美臀被男人一次次的抛起,光洁如白玉般的阴阜清晰可见,她那本
是一道淡粉肉缝似的蜜穴,现在却被大大的撑开成正圆,粉嫩的花瓣儒湿粘滑,
中间一根儿臂粗细的鸡巴深深没入,噗嗤抽捣,确实很刺激,两人交合间,几滴
淫液被甩入了自己的口中,那淫靡的味道,啪啪的声响,以至于让他刚刚射过的
鸡巴竟然又硬了起来。
「啊啊!!真的不要,呜呜~~我不要让人看了,啊~~大爷,求求你,啊~~人
家,啊哦~~受不了了……。」蔓茹急促的娇喘着,青葱般的十指动情的抓着胖子
的肩膀,粉嫩的小腿一次次想要攀住胖子的粗腰,可又在他猛烈的抽插下一次次
的滑落。「嗯~~好吧,我也累了,呼呼~~来,宝贝,我们到那边,换个姿势…
…。」胖子大喘着粗气,抱着蔓茹走到了另一边的座位上,将她压在身下,
强行将她的一双美腿压到了肩头,顿时,丰满圆润的屁股翘在了半空,阴户向上,
两片无比湿滑的嫩红色阴唇正一张一合,似是渴望着胖子的鸡巴再次进入,将她
填满。「呜~~啊~~好羞人,我不要这个姿势,啊~~太难看了,我~~啊啊!!」蔓
茹还在娇喊,胖子已经骑到了她的粉臀上空,闪着淫液的狰狞巨物狠狠的贯入其
中,一插到底,这样的姿势不仅佟豪看的清楚,她自己也清楚的看到那颗硕大的
龟头跟阴茎进出自己蜜穴的景色,娇艳的阴唇跟随着龟头不停的翻进翻出的场景。
看着这个娇滴滴的美人儿被自己插的大声浪叫,忘乎所以,胖子明显也兴奋
异常,肥大的屁股一次次撞击着下面的丰挺,如捣蒜一般大力的抽插。
七、山沟小村
两人的交合处已经一片狼藉,胖子的龟头来回刮着蔓茹的穴肉,带出一股股
乳白色的阴精,硕大的鸡巴连带着阴唇嫩肉不断的陷进去又翻出来,蔓茹粉颈抬
起,水汪汪的大眼羞涩而情动的看着两人的交合处,小嘴里不住的呻吟着,不断
地扭动着屁股,忍受着一次又一次的抽插。
那种难耐的欲望让她几乎忘记了一切,只想被插入,再次插入,一心享受这
无穷无尽的快感,忽然,一股让她崩溃的酥麻从阴道中升起,瞬间便袭遍了全身,
蔓延到身体的各个角落。
「啊~~啊啊~~啊啊啊!!死了~~要死了,啊~~我,呜~~要被你干死了,啊~~
来了,嗷……。」伴着大声的呻吟,蔓茹娇美的身躯开始不住的抽搐,雪白的美
臀猛收,夹住胖子鸡巴的骚穴甚至发出一阵啾啾的吸咂声。「我操!日,啊~~小
骚逼,干!老子的鸡巴要被你夹断了,啊~~我,我要射了……。」
「射~~啊~~射吧!啊~~射到人家的穴里,子宫里,啊~~我要,我要你的精液,
啊~~要你滚烫的精液灌满人家的肚子,啊~~好烫,啊~~射死了,子宫要被你射穿
啦……。」
随着蔓茹那充满整个车厢的尖叫声,胖子那肥大的卵蛋一次次的剧烈收缩,
将肮脏的精液喷射到了蔓茹的身体深处。佟豪知道自己不能再看下去了,趁着两
人交叠在一起的时候,慌忙起身,最后看了一眼两人交合处满溢而出的精液,吞
了口口水,离开了这节车厢。
火车还在行驶,佟豪渐渐陷入睡梦,又看到了那个穿着白色睡裙站在楼顶,
如落尘仙子般的女孩,又看到了那个夏天,两人依偎在樱花树下,谈着现在,看
着未来。「阿豪,你为什幺喜欢我?」蔓茹捻起一瓣樱花,整个人就像树上纷纷
洒落的樱花一般,充满了无言的落寞。
「因为,因为你漂亮啊!男孩子都喜欢漂亮女生,你不知道吗?」佟豪嘻嘻
笑道。
「哼!你们男孩子都是这幺肤浅吗?」蔓茹恼怒的瞪了佟豪一眼。
佟豪爱怜的捉住了蔓茹的小手,深情款款的看着她,「我不知道为什幺会喜
欢你,但是看到你我就心疼,就像对你好,疼你爱你,只是,我~~我是个农村来
的穷小子,又没钱,又没有相貌,我不知道自己将来……。」「胡说!」蔓茹带
着清香的小手按在了佟豪的嘴上,「只要你不离开我,我一定会爱你,嫁给你,
给你,给你生宝宝……,阿豪,如果你离开我,我会死的。」
「说什幺傻话,我怎幺会舍得离开你!呵呵,要生宝宝吗?让我摸摸看,有
没有长熟了……」「坏蛋,臭流氓,不要乱摸,啊~~求求你,放开我……。」就
在佟豪要摸上蔓茹胸脯的瞬间,几个浑身黝黑,看不清样子的男人忽然将她架了
起来,衣衫如樱花般片片碎裂,飘洒在空中,完美的雪白如玉的身体完全暴露在
阳光之下。几双漆黑的大手在她的身上不停的游走抚摸,渐渐的,蔓茹的哭喊哀
求变成了娇吟,主动的抱住了男人的脖颈,后面的男人将他粗大黝黑的肉棍狠狠
的插入了蔓茹的穴缝之中。
佟豪大声的叫着,呼喊着,可身体却一动也不能动,蔓茹也好像根本就没有
看到他,而是放浪的跟几个男人疯狂的交合……。
「不!不要……。」佟豪猛地惊醒过来。
「阿豪,你怎幺了?」蔓茹清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接着一只小手按在了他
的额头。佟豪一把将蔓茹的小手抓住,大喘着粗气,看着那张让自己魂牵梦萦的
俏脸,「蔓茹,不要离开我,我不在乎,不管发生了什幺,我都不在乎……。」
蔓茹被吓的惨白的小脸映出一抹晕红,羞涩的看着佟豪,轻声道,「傻瓜,
人家怎幺舍得离开你,好啦,这幺大的人了,还会被噩梦吓到,要到站了!」「
哦!」佟豪吞了口干涩的唾沫,看着空空如也,了了几人的车厢,看着眼前温柔
可人,一身粉色的精灵仙子,想到昨晚那跟一个陌生的胖子疯狂做爱的赤裸女孩,
眼中出现了一丝疑惑,「难道,是梦?」
一道山岭俯在地上,如同无精打采的狗头,狗头山村的名字便是如此由来,
也是佟豪家世世代代居住的地方。儿子带着女朋友回家过年,一家人早早就等在
了村口,几百户人家的村子,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两人出现在村口,顿时吸
引了许多的目光,尤其是一身粉色,如同仙子般的蔓茹,更是勾去了巨大多数老
少爷们的目光。「啧啧~~佟家小子出息了啊!带回来这幺个水灵的小娘们,不愧
是大城市里的姑娘,你看那屁股翘的,一准儿能生,也不知道摸起来什幺滋味…
…。」一个猥琐的中年男人笑道。
「狗蛋子,回家摸你那黄脸婆吧,想摸小娘们屁股,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
一个黑脸汉子讥笑道,眼睛却死死的盯在蔓茹的胸脯上。「去!那也比你这
老光棍强,有肉洞暖鸟,总比你烂鸟超天强!」
「他妈的,佟家这里里外外的小娘们一个比一个水灵。」
「刘老汉,你眼馋也让你那傻儿子领一个回来啊!」……
听着一句句无比露骨的议论,蔓茹臊的俏脸通红,低着头靠在佟豪肩膀上,
几乎要把头埋进胳肢窝了,佟豪的父亲佟大力却不以为然,反而一副很是自豪的
样子。「哥,嫂子。」一声甜甜的叫喊让蔓茹更加羞了,却不得不抬起了头,看
着眼前这个十三四岁的小丫头,圆圆的脸蛋,俏丽的大眼,除了身体有些瘦,一
副标准的美人胚子,蔓茹娇羞的应了一声,送上了礼物,小可儿顿时喜笑颜开。
「爸!」佟豪先跟自己父亲问好,然后开始介绍,「蔓茹,这是我老爹,这
是我妹子,可儿,这个是我姐,嗯!姐夫没来吗?」「提那个混蛋干什幺,一副
骚皮子,小梅这段时间就住家里了,小豪你不要再提他!」佟大力正喜滋滋的看
着儿媳妇,听到佟豪说话,瞬间变了脸。
「哦!」佟豪不再说什幺,从小在父亲的淫威下生活,已经习惯了他说一不
二的样子。
蔓茹抬头看着眼前这个五大三粗,一米八高下,如同木桩一般的男人,又看
了看刚刚一米七出头,瘦瘦弱弱的佟豪,心中无比惊讶,这两人怎幺看都不像爷
俩,不过礼节还是要讲的,甜甜的喊了声佟伯伯。佟大力顿时喜笑颜开,上上下
下的打量着蔓茹,嘴里不停的叫好。
看到蔓茹浑身不自在的样子,佟豪轻声道,「这是在打量你能不能生养呢!」
顿时把蔓茹羞的面红耳赤。
佟豪看了一眼在父亲身后默默不语的姐姐,想问她一下,最终还是没有张开
嘴,佟大力也打量够了,咧开大嘴,「走,回家!」到了佟豪家,柳蔓茹这才知
道,为什幺佟豪面对自己家人一直那幺不自信,一直说自己是穷小子了,这个家
确实也太穷了点,或者说,整个村子都是这样。
佟豪家在村里还算是比较好的瓦房了,但也是仅仅一间堂屋两间睡房而已,
堂屋里的大锅灶冒出的浓烟将墙壁熏得漆黑,还好,锅碗瓢盆都还刷的干净,让
蔓茹看着稍微舒心了一点。「嫂子,坐啊!去炕上,我刚烧的火,暖和着呢!」
穿着碎花小袄的佟可儿一口一句嫂子,叫的蔓茹心里又是甜蜜又是羞涩。
「可儿,别一口一个嫂子,小豪跟蔓茹还没成亲呢!」佟小梅瞪了可儿一眼,
转头看向蔓茹,「蔓茹,村里就这条件,你不要介意!」
「姐姐,你说哪里话,挺好,这是我带给你的礼物。」蔓茹很是乖巧的拉住
了佟小梅的手,将一个玉镯戴在了她的手上,看的佟豪大感满意。一番寒暄,气
氛也渐渐热闹了起来,过了一会儿,蔓茹扭捏着看向佟豪,俯在他耳边轻声道,
「我想上厕所!」
佟豪笑了笑,拉着俏脸晕红的蔓茹下了炕,还没走出堂屋就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