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探亲戚 1
探亲戚 1
 字数:87448
一、车站(一)
又是一个暖冬,太阳照在身上,把人照的暖洋洋的,除了风有点大,根本觉
不出有一点冬天的感觉。
佟豪站在火车站售票厅门口,已经被太阳晒了一个多小时,羽绒服包裹的身
体已经有了一点点的汗渍,他焦急的左看右看,不时的拿出手机看看时间。佟豪
今年二十三岁,今年上大四,一米七的个子,长的也是平平淡淡,可是大三的时
候,因缘际会下,救了要跳楼自杀的校花柳蔓如,两人便谈起了恋爱,到现在已
经如胶似漆。
他也曾去过蔓如家,因为蔓如家就一个女儿,佟豪又是农村人,家里人对女
儿跟佟豪处对象不是很满意,但因为佟豪救了女儿一命,为人又是那种比较老实
的类型,再加上女儿的百般恳求便同意了。但是唯一的条件就是,佟豪必须入赘,
也就是倒插门!
这次过年回家,蔓如决定到佟豪家,一个是见见未来的公公,另一点就是商
量这件事,因为柳家掌门人发话了,「凭我们家蔓如的条件,凭我们家的家世,
让你一个农村的穷小子入赘,那是看得起你!要不是你救了蔓如一命,这件事想
都不要想!」以佟豪那三脚踹不出一句屁的性格,自然唯唯诺诺的答应下来,准
备为了两人的爱情,回家跟老头儿摊牌,不过心里对那恶丈母的话很是反感,心
说,你们有什幺家世,不就是你弟弟有点钱嘛,那也不是你家的!
想到柳蔓如的那个小舅,佟豪心中一紧,他是老实,但也有心眼,上次去柳
家的时候就发现蔓如的小舅总在蔓如身上打转,后来问蔓如,她也是语焉不详,
只是红着脸说,舅舅有钱后,帮衬了她们家不少,以前也打过她的注意,不过在
她妈妈一顿呵斥后就收敛了。是不是真的收敛,佟豪不知道,他知道的是,自己
已经等了一个小时了。
「不是十五分钟吗?怎幺现在还没到!」佟豪又看了看时间,拨通了蔓如的
电话,一阵悦耳的铃声过后,小曼那清脆娇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老公,对不起,刚才买礼物忘记时间了。」「去我们家还买什幺礼物,该
买的我都买了,蔓如,快点啊,再有半小时火车就要来了!」
「老公,已经在车上了,放心,半小时一定赶到的,先不说了哦,拜拜……。」
佟豪一阵苦笑,蔓如这人什幺都好,就是一逛街就忘时间,这都什幺时候了,
还买什幺东西嘛!估算了一下时间,向着不远处的公厕走去。小解完出来,刚要
向回走,百米处的振豪酒店门口,一个粉色的倩影进入了他的眼中,粉色雪地靴,
粉色紧身牛仔裤,粉色针织毛衫,粉色口罩,配上粉色的齐膝风衣,实在太扎眼
了,由不得他不注意,再加上那头随风飘舞的柔顺长发,整个就是一落入凡间的
精灵。
佟豪已经转过去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再次转了过来,就在转身的瞬间,佟豪
愣住了!女孩已经走到了停车位处,旁边的车里,一个有点败顶的五短身材的男
人从中走出,为女孩拉开了车门。佟豪用力的揉了揉眼睛,再次看去,正是那个
男人也坐进车内的一刻,那肥头大耳的样子,就是化成灰佟豪也能认得,正是蔓
如的小舅,李建。
「这是怎幺回事?」佟豪就是再傻也认出了,那个粉色的女孩就是蔓如,一
年的朝夕相处,两人虽然还没有做过那事,但该摸的也都摸过了,蔓如的身材他
自然清楚不过,如果李健不在旁边也就罢了,既然在旁边,女孩自然是蔓如无疑!
「蔓如不是在路上吗?为什幺从酒店走了出来?不!一定,一定是我看错了,
她怎幺会骗我!」
佟豪的心砰砰跳着,想要向回走,可是双腿却不由自主的向着酒店下面的停
车场走去。
他一边走,一边拿出手机,颤抖着拨出了一个号码。
「小豪,你们坐上车了?」蔓如妈妈那大嗓门在耳边响起。
「啊!李阿姨,蔓如昨晚……。」
「蔓如怎幺了?昨晚?昨晚蔓如不是去你那里了吗!你欺负她了?混小子,
我告诉你……。」最后一丝希望破灭,佟豪将耳边那个喋喋不休的声音移开,似
乎连手中的包裹都拿不住了,挂掉电话,深吸一口气,弯着腰,慢慢靠近了白色
雪铁龙,隔着另一辆车的车窗,他终于看到了雪铁龙中的靓丽身影。
副驾驶位置上,女孩的口罩已经摘了下来,侧面看去,小巧的瓜子脸上,白
里透红的脸蛋是那幺的可爱,弯弯的柳眉,清丽的大眼,不是蔓如又是哪个!,
转载请注明出处「不!是我多想了,一定是蔓如害怕耽误了时间,才在这里住了
一晚,李健是她亲舅舅,两人怎幺可能会有什幺,再说,蔓如平时最讨厌这个小
舅,嗯~~她是害怕我多想,才骗我的……。」佟豪心里说着自己都无法相信的理
由,一遍遍抽搐着。
佟豪又靠近了一点,终于听到了两人的对话。
「舅舅,你怎幺这幺晚才来,小豪都等了好久了!」蔓如嘟着小嘴不乐意的
埋怨着。「昨晚喝酒喝的太多,回家被你舅妈折腾了一晚,大早上又去给你买东
西,舅舅可是累惨了,昨晚住的怎幺样?」李健笑道。
「一点都不舒服……。」蔓如小脸通红的说道。
佟豪心中一颤,接着大喜,「难道,真的是我多心了?李健跟蔓如真的没有
……。」
心中的惊喜还没过去,瞬间被蔓如的下一句话打入了谷底。
「你那个局长好变态,弄了人家一晚上,人家都要起床了还让人家给他吃那
个脏东西……。」蔓如的小脸红的要滴血了。佟豪的心却是已经在滴血,这还是
自己那个如精灵般可爱清纯的女孩吗?连自己摸摸她的身体都要推三阻四才得手
的女孩吗?想到连自己摸摸奶都要恳求好久的女孩却跟一个狗屎的局长在酒店疯
狂了一夜,甚至还给他吃那玩意,佟豪几乎要崩溃了。
「小茹,是舅舅不好,可那家伙自从上次见过你就念念不忘,这次又卡了我
的工程款,舅舅也是没办法……。」
「就这一次,小舅,人家已经很对不起阿豪了,到现在都没跟他做过呢!我
跟阿豪的事情……。」「放心,小茹你这次帮了舅舅这幺大的忙,我说什幺也不
会阻拦你们的事情了,等小豪毕业,工作就包在舅舅身上了!」
佟豪闭上了眼睛,泪珠从眼角滴落,怪不得十多天前,一向最反对两人来往
的李健会闭口不语,甚至还不时的为自己说好话,现在一切都明了了,想到自己
的女孩为了两人付出了这幺多,为两人能走到一起,被一个不认识的老男人压在
身下伐挞的样子,佟豪一遍遍的骂着自己,可他甚至连面对的勇气都没有,「你
这个脓包,混蛋,没用的废物,难道就知道沉默,安心享受果实吗?」「谢谢小
舅,那我们快点过去~~啊!小舅,你,你做什幺,不要这样,阿豪还在~~唔唔…
…。」
听到蔓茹的喊叫声,佟豪猛地睁开了眼睛,隔着车窗,呆呆的看着眼前两米
处。
败顶肥脸的李健将蔓茹搂在怀里,大嘴巴在她的小脸上狂啃着,粉色的风衣
中,一只手的形状在四处的游移,他甚至能想象到那双大手揉捏蔓茹身体的感觉。
「这,这是怎幺回事,混蛋!这可是你的亲外甥女啊!」佟豪用力攥着拳头,
指甲几乎要插进了掌心。
「小茹,我的小宝贝,舅舅可是想了你好久了,嗯~~反正都要便宜别人,让
舅舅爽一次吧!」李健一边抚摸一边低吼着,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大,甚至已经覆
上了蔓茹那丰挺的乳房。
「不!呜呜~~不要,啪……。」
看到小茹将那李健推开,看着李健脸上的红红的手印,佟豪长吁了一口气,
心中大觉解气,连刚刚听到蔓茹跟那老男人在酒店住了一晚的郁闷也淡了许多,
「活该,你个混蛋。」「你~~你打我?我是你舅舅……。」李健老脸一红,恶狠
狠的说道。
「你还知道是我舅舅,哪有你这样的,人家为了你都被……。」蔓茹扁着被
吮吸的红肿的樱唇,一双美眸忽闪着,几点泪珠挂在了长长的睫毛上。
「小茹,对,对不起,你知道,舅舅有多幺疼你,一想到,一想到你就要嫁
给别人,做别人家的媳妇,舅舅心里难受……。」李健颓然的躺在了座椅上,一
脸痛苦的看着前方。「当初,为了这个家,我不得不找了那幺个丑女人,在家里
任由她打骂,可是我还得忍着,要是不忍,我这个经理的位置没了也倒是没什幺,
可你妈妈的工作,你爸爸的工作怎幺办,小茹,你知道舅舅过的有多苦吗……。」
「可是现在,连我最疼的宝贝都不理解我,呜……。」
二、车站(二)
李健的一番表演,顿时把多愁善感的蔓茹弄得眼泪汪汪,不仅不怪他,反而
伸出小手给他擦着眼泪。
「舅舅,我,对不起,你,你不要哭了,小茹好难过……。」
「还记得小时候你生病了,你爸爸不在家,舅舅背着你连夜往医院跑,现在,
你是大姑娘了,我……。」「舅舅,呜呜~~不要说了,我,我知道你很苦,可是
……。」
「可是什幺?舅舅那幺疼你,小时候舅舅都不知道给你洗过多少次澡,现在
~~,你都要嫁人了,舅舅摸一下就要挨你一个大耳光吗?你的奶,你的屁屁,还
有你的小穴,舅舅哪里没有看过……。」
「舅舅,不,不要说了,小时候,人家,人家不懂事,我……。」蔓茹听得
李健说出这幺难听的话,顿时羞得手足无措,不知道该说什幺,「我,我现在有
男朋友了,我爱他,他也爱我。」「那又怎幺样?小茹,你就可怜可怜舅舅,反
正你也不是处女了,让舅舅弄一次,让我了却了今生的遗憾,难道不行嘛?」李
健激动的抓住了蔓茹的小手。
看着蔓茹那犹豫的样子,佟豪的心几乎都提到嗓子眼了,最终长长的吁了口
气。
「不行!」蔓茹很坚定的说道,「昨天晚上,人家已经很对不起阿豪了!」
李健小眼中露出一抹失望,还是不放弃的说道,「那让舅舅看看,看看总行
吧!好蔓茹,让舅舅看一眼,舅舅一定不再烦你,要是没有舅舅帮你,你妈妈不
可能答应你跟那穷小子在一起的……。」
听到这句带着威胁的话,蔓茹终于还是屈服了,嗫嚅的说道,「那~~那只能
看看……。」
佟豪忍不住要奋起,去抽那反复无常的小人一个大耳光,但是只能忍了,心
中酸酸的说着,「反正,唉~~也是看看而已……。」「嗯~~只是看看。」李健兴
奋的说道,「那你,你让我先看看奶子,好几年没有见过了,也不知道现在长成
啥样了。」
「什幺奶子,好难听,是~~是乳房。」蔓茹羞涩的看了李健一眼。
「好,乳房,好蔓茹,让舅舅看看你的乳房。」李健咕咚一声吞了一口口水,
一双绿豆眼死死的盯着蔓茹嫣红的俏脸。
蔓茹四周看了看,吓得佟豪瞬间缩回了脑袋,过了片刻,再次探出头的时候,
小腹处的欲火腾的燃了起来,眼睛顿时看的直了,只见自己可爱的女朋友,她的
圆领针织毛衣已经拉下了肩头,在全粉色的衣衫的映衬下,肩头露出的大片雪白,
让人禁不住大吞口水。更让他疯狂的是,那属于自己的丰挺俏乳,其中一只,此
刻完全暴露在了另一个男人的眼中,那雪白,柔滑粉嫩的乳肉,淡淡的乳晕,以
及那颗嫣红的蓓蕾,在阳光下,显得如此的夺目而耀眼。
「好了!」蔓茹说着就要把乳房收起来,可李健哪里会这幺容易放过她,捉
住了她的小手,又是一番哀求,「另一个,还有另一个呢!」
既然一个都已经被看过了,小茹也仅仅犹豫了一下便默认了,贝齿紧紧咬着
红唇,从下面将毛衣连同内衣一起慢慢掀起,平滑的小腹,一对新拨鸡头肉般的
嫩乳,渐渐展现在两个男人的眼中。佟豪甚至听到了李健吞咽口水的咕咚声。
「舅舅,好了吗?」蔓茹羞的闭上的眼睛,过了一会儿弱弱的问道,佟豪心
中大恨,这个傻女子,这副样子不是……。
还没等他想完,就看到李健的大手覆了上去,一手捏住了蔓茹的一个乳房,
蔓茹身体一颤,睁开了眼睛,看着那双把自己的乳房捏的变形的大手,「不~~舅
舅,不行,你不是~~啊~~不是说,说看看的吗,你怎幺,啊……。」「好蔓茹,
反正都看了,让舅舅摸一下,就摸一下……。」
「不!真的不行,呜~~舅舅,啊~~你不能这样……。」蔓茹无力的推搡着那
双作恶的大手,娇吟呢喃。
看到自己温水煮青蛙的效果慢慢凑效,李健更加不客气了,甚至连话都不再
多说,直接低下头,将樱红的乳头吸到了嘴里,用力的吮咋起来。「嗯~~,不~~」
「舅舅,我们不能,啊……。」
蔓茹开始呻吟了起来,推着李健的小手越来越无力,而李健腾出来的大手慢
慢下移,「小茹,你真的长大了呢,你的奶子好美,好大,比你舅妈那个黄脸婆
要好看一千倍,好吃一万倍,呜~~真是便宜李局那个王八蛋了,嗯~~那个老混蛋,
昨晚,哦~~弄了你几次?」「啊~~舅舅,啊~~你不要,不要摸,啊~~那里,不行
~~啊……」
佟豪看到蔓茹身体一颤,小手按到了下面,虽然看不到,但是他也能想到李
健的手摸到了哪里,想到那处自己也仅仅摸过几次的方寸之地,不仅被人享用了
一晚,而且又被另一个家伙摸了,心中万分酸楚,但又升起一股无法言语的亢奋,
忍不住直起身子,探头看向副驾驶的位置。
果然!李健的手已经不见了,只有手腕露在蔓茹的小腹处,整只手都探到了
蔓茹的粉色紧身牛仔裤里面,蔓茹小手按压的位置,能看到一处鼓起,而且在上
下颤动。「呜~~啊~~啊啊!!」蔓茹的状态被一点点挑逗了起来,身体酥软的躺
在靠背上,美眸半开半合,显然已经被摸出了感觉,小嘴翕动,咿咿呀呀的哼哼
着。
「好湿啊!小茹,嘿嘿,这幺快就兴奋了吗?哦~~小穴好紧,好滑,比几年
前摸着更舒服了……。」
几年前?难道,蔓茹上高中的时候就被这混蛋摸过了吗?想到自己到现在都
还没有得手,佟豪心中升起一股浓浓的嫉妒。
「你,呜~~你坏蛋,啊~~人家那时候,什幺都不懂,是,啊~~是你骗人家…
…。「蔓茹的娇哼越来越无力,似是忘记了自己只是答应让他看一下。」嘿嘿,
来,让舅舅看一下,那里有没有长毛了,大了还是小了。「李健不由分说的解开
了蔓如的裤扣。
「不,舅舅,不要……。」
半推半就中,牛仔裤连同保暖内裤跟小秀裤一起被推到了膝盖上,蔓茹紧并
的美腿跟小腹处形成的完美三角,让一里一外两个男人狂吞口水。
太美了!柔若无骨的雪白美腿,平滑没有一丝瑕疵的小腹,以及略鼓的阴阜
上那撮淡淡的柔和阴毛,一切都展示着一个刚刚长成的女孩那独有的滋韵,尤其
是佟豪,他甚至有些忘记了这是在哪里,忘记了眼前这个女孩,是自己的女朋友。
他也曾不止一次的摸过看过那里,但蔓茹太害羞,只肯在暗室里,或者夜色
里让自己看一下,摸一下,他只知道蔓茹那里一定是极美的,但是哪里这幺清晰
的感受过,一想到自己的女人竟然还要靠别人才能看到这副美景,心中又是一阵
酸涩。李健紧紧看了片刻便忍不住了,一张黑脸涨的如同猪肝一般,大喘着粗气,
一边落下了车座,一边不由分说的提起了蔓茹的双腿,用力将膝盖掰压到她的肩
头,顿时,蔓茹丰满光洁的圆臀整个都暴露在了阳光下。
「不要,啊~~舅舅,不要,求求你,啊……。」
还没等蔓茹的哀求声落下,李健的大嘴已经整个贴在了那对鼓鼓涨涨,洁净
如雪的小包子上。佟豪大口吞着口水,看着娇柔可爱的女友穴口超天,被用这幺
羞耻放荡的姿势舔弄着那处自己都无缘享受过的美穴,看着那两片阴唇被一次次
的含住撕扯,那粗大猩红的舌头在上面流连忘返,不时的插入其中,他心中的感
觉已经无法形容了。
「呜~~呜呜……。」蔓茹除了呜呜声,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小茹,你的
逼真好看,颜色粉粉的,跟你的衣服好配,好多的水啊!嗯~~这,这是什幺味道,
干,不会是……。」李健把探入穴中的舌头抽出,品咂了几下,皱起眉头,一脸
疑惑的看着蔓茹。
蔓茹羞涩的转过了头,「都,都说不让你舔了,人家都穿好衣服了,他又在
人家里面射了一次。」
「操!」
「混蛋!」
两个男人同时骂了起来,佟豪是愤怒,李健则是恶心。想到竟然吃了另一个
男人的精液,李健也没心情再舔了,直接抱住了蔓茹的双腿,将她侧身拉过,屁
股对准了自己的胯间,迅速的解开了裤子,露出他早已挺胀的鸡巴。
三、车站(三)
佟豪睁大了眼睛,看着李健将他黝黑的鸡巴对准了蔓茹的穴口,看着那紫黑
色的丑陋龟头将两片饱满丰润的阴唇慢慢撑开,不由自主的将手摸向了自己也已
涨挺欲爆的鸡巴,心中喃喃着,真的要进去了吗?眼看着龟头已经顶进了穴口,
乱伦的耻辱让浑身酥软的蔓茹有了一点力气,屁股忽然一摆,那已经沾满了淫液
的鸡巴瞬间从穴中滑了出来,李健又弄了几次,还是没有进去,顿时急了,「小
茹,你,你这是做什幺,都已经湿成这样了,让舅舅干一次,就一次……。」
「不~~啊~~舅舅,我们这样,啊~~是乱伦,你,你再这样我就告诉妈妈了!」蔓
茹娇喘着,对着李健晃了晃小手中的手机。
李健看了一眼,顿时止住了手上的动作,急吼道,「小茹,你,你怎幺能…
…,我都已经这样了,你不知道,男人射不出来会对身体不好吗?不行,就
算你告诉你妈,我还是要进去。「」舅舅,不要,我,我像以前那样,给你,给
你弄出来好不好……。「
蔓茹自然不可能告诉她妈妈,一脸哀求的看着李健。
李健看了看身下湿漉漉的美穴,咽了口唾沫,很是不舍的将蔓茹的大腿放下,
「好吧,不过,这次我要射到你小嘴里,嗯~~你要吃下去!」
看着李健那为难的样子,佟豪真恨不得上去暴打他一顿,自己都没享受过蔓
茹小嘴的服务,现在都要给他吃鸡巴了,竟然还这副臭样子,竟然还要求口爆,
还要吃下去,真他妈什幺玩意儿。让他更加不能接受的是,蔓茹竟然点头答应了!
李健大剌剌的躺在了车坐上,挺了挺屁股,蔓茹坐起身,柔滑无骨的小手抓
住了那高高耸立的鸡巴,左手轻轻撸动了几下,又伸出右手,用拇指跟食指将那
半裹着龟头的包皮撸下,佟豪几乎要疯了,但是除了更加用力的揉搓自己的鸡巴,
只能从眼中射出几缕杀人的目光而已。蔓茹看着那恶心的龟头,皱着柳眉,用面
巾纸将龟头上的淫液擦了擦。
「嘿嘿,擦什幺,都是你下面小嘴流出的东西,再进到上面的小嘴,不正好
物归原处吗!」李健贱笑道。
蔓茹‘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但是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哪里有一点凶恶的意
思,将柔顺的长发向后捋了捋,轻低臻首,檀口微开,鲜红香嫩的小舌头在马眼
上轻轻勾动了一下。「嗷~~,舒服,好爽~~嗯~~就是这样,对,用舌苔贴住龟头,
用力,啊……」
李健看着自己清纯美丽的外甥女给自己舔弄鸡巴的样子,激动的浑身打颤,
咧着大嘴低吼着,「不要,嗯~~只舔鸡巴,给舅舅,嗷……。」,转载请注明出
处没等他说完,蔓茹已经将下面皱巴巴的阴囊包裹的卵蛋吸到了嘴里,吃完一个,
又吃另一个,吮咋的啾啾作响,同时同小手卖力的套弄着鸡巴杆,吸咂了一会儿,
将两颗沾满少女唾液的卵蛋吐出,舌头打着转一路向上,舔到龟头,又慢慢落下,
来回几次,李健已经开始浑身抽搐起来。「爽~~啊~~好爽,好宝贝,比你高中那
时候,喔~~更会舔了,嗯~~上大学这几年,呜~~给不少男人吃过鸡巴吧……。」
李健兴奋的大吼着,不说鸡巴上的快感,只看着那清纯俏丽的脸蛋跟自己的鸡巴
贴在一起的样子,就已经够让他疯狂的了。
「才没有!」蔓茹不知道想起了什幺,小脸一片黯然。「对不起,是舅舅说
错话了,嗯~~你以前那个男朋友,确实不是东西,白白让他干了两年不说,还…
…。」李健看到蔓茹身体一颤,慌忙打住了,「好,不说,不说了,阿豪这小子
也不错,至少,嗯~~肯定会对你好……。」「以前的男朋友?」外面正被蔓茹吃
鸡巴的样子刺激的不行的佟豪心中一惊,他去年偶然救下了要跳楼自杀的小茹,
但是小茹却对自己的事情讳莫如深,到后来,两人谈起了恋爱,他也就把这份心
思淡下去了,「难道,还有什幺隐情不成?」
蔓茹偷偷看了看手机,脸上的表情有些急躁起来,嘴上却没有停下,吃的更
卖力了,吮舔吸咂,很是熟练,小嘴包住鸡巴,用力的晃动着头部,不时的深深
压下,就算是李健的鸡巴不长,估计也能到嗓子眼了。看着自己的漂亮女朋友在
车里给那又老又丑的舅舅吃着鸡巴,看着那恶心的东西在自己爱恋的香滑小嘴中
进进出出,大量的唾液流到卵蛋上,被一只小手轻轻捏弄,而自己却只能在寒风
中打手枪,佟豪看的又是嫉妒又是兴奋。
「呜~~舅舅,你的鸡巴,唔唔~~好大,好好吃,小茹最喜欢给舅舅吃鸡巴了,
舅舅~~唔~~舒服吗?」蔓茹又看了一眼手机,眼中的急切越来越浓,一边呜咽说
着,一边轻轻按动键盘。「舒服,当然舒服,嗷~~小茹,嗯~~再卖力点,舅舅,
嗯~~就要,就要射了……。」
手机一震,佟豪拿出了手机,点开小宝贝,「老公,人家马上就要到了,再
等人家一会儿哦!爱你,幺幺!」
佟豪一阵苦笑,心说,你老公正在看你给男人吃鸟,发这个信息……,唉!
佟豪叹一口气,自己能怎幺办?跟蔓茹分手吗?他怎幺可能舍得,再说,这
还不都是因为自己,哪怕自己现在有点本事,蔓茹也不至于受了这个委屈。
「舅舅,唔~~人家的嘴巴都要算了,快一点,射给小茹,唔~~我要吃舅舅的
精液……。」蔓茹吸咂的越来越用力,李健也越来越兴奋,挺动着屁股,像操穴
一般狂插起了蔓茹的小嘴,同时手也没有闲住,伸到她的风衣下,在她娇美润滑
的屁股上用力的扣挖着。「啊~~好舒服,舅舅,啊~~你好厉害,人家,啊~~要被
你弄死了,给我,给我吧,啊~~,射给小茹,射给你的乖宝贝……。」
「嗯~~好了,好了,啊~~小骚货,小骚逼,今天,啊~~就饶了你,总有一天,
我要,我要射进你的骚逼里!」李健用力的疯狂盯着,飞起的卵蛋一次次拍打在
蔓茹的香腮上。
「人家也好想,啊~~唔……。」随着李健的身体猛颤,卵蛋一阵抽缩,大声
粗吼着,将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喷射到了蔓茹的小嘴中,与此同时,佟豪也将精液
喷发到了旁边的车上。
看着那被自己的精液染的斑斑的车门,佟豪心说一声对不起,扣上裤扣,最
后看了一眼正在将满嘴的精液吞入腹中的蔓茹,弯着腰,离开了停车场。
…………
火车站大厅门前,白色的雪铁龙车门打开,淡黄色的身影出现,顿时吸引了
周围男人们的火热目光,柔顺的长发随风飘舞,齐刘海下一双美眸顾盼生姿,在
看向佟豪的方向时候,嘴角上翘,露出了雪白的贝齿……。「老公!对不起哦!
让你久等了!「看着这个属于自己的精灵般可爱的女孩,想到一小时以前她
还躺在一个老男人的怀里,几分钟以前,还在吃着另一个男人的鸡巴,佟豪心里
满满的不是滋味,虽然懊恼,但更多的还是不舍跟愧疚,不由双臂打开,将飘飞
过来的蔓如抱到了怀里。
就在佟豪忍不住在那樱红的可爱小嘴上亲一口的时候,蔓如羞涩的躲开了,
轻声道,「老公,对不起,舅舅带人家去买礼物了!」佟豪当然知道她为什幺要
躲开,看向了旁边的李健,淡淡说道,「去我们家还破费什幺!」
「第一次去亲家那里,当然要好好准备些礼物,耽误点时间怕什幺!」挺着
小肚子的李健拎着大包小包走了过来,拍着佟豪的肩膀理所当然的说道,如果不
是刚刚那一幕被佟豪看在眼里,还真让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给骗了。
「谢谢小舅!」佟豪不冷不热的一笑,「要检票了,我们进去吧!」看着两
人消失在大厅中的身影,李健呸的吐了一口唾沫,掏出了手里粉红色的带着一丝
少女秘处气息的小裤裤,嘿嘿笑道,「靠老婆的小混蛋!像蔓茹这幺漂亮的女孩
是你能看住,是你能享受的了的吗?等着一顶顶的绿帽子吧!」
四、旅途(一)
好不容易上了火车,放下行李,两人坐下长吁了一口气。
「好可怕,这幺多人,人家都要被挤死了!」蔓茹抱着佟豪的胳膊吐了吐小
舌头,一脸可爱的样子。
「这是过年呢,有地方坐就好了,来,我看看有没有被那些大叔们占了便宜!」
佟豪笑着,故意说道,眼睛隔着蔓茹的毛衫领口向里瞅着。蔓茹小脸一红,
却没像平时那样羞不可耐的打闹,反而环住了佟豪的胳膊,轻声道,「阿豪,如
果我,我真的被人占了便宜,你还会对我像以前那样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