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互玷友母 2
互玷友母 2
  揚名第二天一早就來到了裘磊家的門外!「在,是揚名吧,你等我下啊。」

  剛剛起床的張燕聽到揚名的叫門聲連忙應到。

  匆匆穿好衣服,張燕便打開門讓揚名進到了屋裡。

  「小鬼,今天怎麼那麼早就來找阿姨了?有什麼事嗎?」

  張燕奇怪的問到。

  第一次見到張燕睡衣裝扮的揚名一瞬間就有了衝動,那傲人的雙峰雖然隔著

一層薄薄的阻礙,但絲毫不減其誘人犯罪的及至魅力。

  雖然此時的揚名很有衝上去強奸張燕的衝動,但理智卻一再的告訴自己,現

在這麼做不安全,而且成功率也不是100% ,要忍耐!「恩,其實今天是我

生日拉,媽媽爸爸都不在,連裘磊都不在,所以我只能來找阿姨陪我過生日了,

阿姨不會不答應吧。」

  揚名雖然內心世界已是翻江倒海一般,但卻沒有在言行上露出一絲破綻。

  「真的啊!那阿姨先祝你生日快樂!」

  張燕一聽說今天是揚名的生日,轉瞬便想通了為什麼揚名會一大早來找自己

  想想揚名這孩子一個人過生日的確是滿孤單的,所以張燕更本就沒起疑心。

  「那今天你想怎麼過生日呢?」

  張燕接著問道。

  「嘿嘿,秘密,只要阿姨陪著我就可以了。

  可以嗎?」

  揚名狡猾的說道。

  「哦,可以,那你等下阿姨,阿姨要收拾下才能走。

  你在這先坐會兒好了」

  張燕說完便走向了洗手間。

  半小時後,揚名和張燕出現在了市區最繁華的購物一條街上,在揚名故意的

大買特買下,兩人很快就雙手拿滿了東西。

  這時,揚名開始了他的第一步計劃。

  「燕姨,我們買的東西太多了,要不先找個地方放下東西然後繼續好嗎?」

  由於市區的購物街離家有一段不短的距離,所以揚名試探性的對張燕說道。

  「恩,是太多了,但放哪裡去呢,要不我們回家吧,阿姨今天下廚給你做好

吃的慶祝生日。」

  看著拿滿了雙手的東西,張燕也感到沒辦法再逛下去了。

  「不要,這才上午都沒過去啊,我不想回去,我怕一個人在家孤零零的…」

  揚名故意用可憐的語氣對張燕說道,表情之精彩絕對能拿個金馬獎什麼的。

  看得張燕母性大發,覺得揚名真是滿可憐的……「嘿嘿,燒好吃的,我什麼

好吃的沒吃過,除非你脫光了給我吃。」

  如果張燕知道揚名此時是這樣的想法,不知道還會不會覺得他可憐……「那

你說怎麼辦呢?」

  這時張燕也沒轍了。

  「恩……有了!」

  揚名假意沈思,然後裝出一副成竹在胸的樣子對張燕說:「燕姨,你跟我走

,我有辦法了。」

  說完,揚名故意加快了速度向一個方向走去。

  而張燕看揚名走得那麼急,似乎真的想到了什麼好辦法的樣子,只能快步跟

在揚名的身後。

  幾分鐘後,揚名停在了一家高檔Hotel的門口,看了看張燕就徑直走了

進去。

  張燕看著揚名走進酒店的大門,猶豫了一下後還是跟了進去,揚名快速的定

下了一個房間。

  張燕看揚名那麼快就付了錢,就算想阻止也沒機會了,只能感嘆於揚名的「

鋪張浪費」。

  「真是浪費錢啊,其實我們可以先回去放下東西再出來的的,打的費也比這

兒開個房間便宜啊……」

  而揚名則半真半假的說道:「那多麻煩啊,我怕阿姨您到時候又不肯和我一

起出來咯。

  那我怎麼辦啊。」

  看著揚名故意裝出來的無賴表情,張燕笑罵著道:「死小鬼,就知道算計阿

姨。」

  放下東西後,兩人又走出了Hotel……現在揚名的心裡真的樂開了花,

因為張燕更本就沒有注意到,揚名開的房間其實是最適合做愛的情趣大床間,裡

面的浴室玻璃是透明的,床大且可旋轉,而且還是隔音房間……想到第一步計劃

的順利實施,揚名漸漸的有了成竹在胸的感覺。

  接著,揚名和張燕看了場電影,並吃了點KFC,用揚名的話說是晚上要好

好的吃一頓,中午先隨便墊下肚子。

  而下午揚名則帶著張燕去新建的海洋公園玩了一圈。

  當夜幕即將降臨的時候,兩人出現在了本市最高檔的餐廳——‘金玲瓏’的

包廂雅座內。

  看著張燕陪了自己一天後有點略顯疲憊的樣子,揚名覺得自己的把握也越來

越大了。

  叫了一大桌子的菜,趁著張燕去洗手間的時候,揚名故意叫開了一瓶紅酒。

  當張燕回來後看著滿桌子的菜肴,那一瓶紅酒就主動的被她給忽略掉了,「

那麼多菜,我們兩個怎麼吃得完啊!」

  「沒說要全吃掉啊,這些都是這裡最好吃的東西,是為了感謝阿姨您陪我過

生日的,今天我真的很開心,來,我給阿姨您倒酒。

  「說著揚名主動給張燕倒上了酒。

  「哎∼ 不用的,阿姨喝飲料就好了。」

  看著倒入自己杯裡的紅酒,張燕推托道。

  「啊,原來阿姨不喝酒的啊,哎∼ 真可惜,我也不會喝的,本來是特意為

阿姨您點的,開了瓶就退不掉了,這麼好的酒打開不喝過段時間品質也就差了,

扔掉算了……「「啊!?

  扔掉!你太浪費了吧,這酒……真的很貴嗎……」

  張燕略帶疑惑的問道。

  「還好吧,不是很高檔,就800多一瓶…阿姨你不喝我們放一邊算了。」

  揚名裝出一副失望的表情……引得張燕一陣側目。

  「那……阿姨還是喝一點吧……浪費多可惜啊。」

  由於很好奇揚名點的紅酒的價值,張燕決定嘗試一下。

  於是揚名馬上換上了一副陽光燦爛的笑臉,對著張燕說道。

  「對麼,阿姨您因該試一下,其實我點的這款紅酒酒精度是最低的,而且不

會醉又很好喝哦…」

  其實揚名曾經問過裘磊,張燕的酒量怎麼樣,結果得到的答案是「不好」,

所以今天揚名是有的放矢。

  餐桌上的紅酒是不錯,很甘純且口感怡人,但後勁卻是大得驚人。

  而張燕則更本不知道面前紅酒的品質……於是,在接著的用餐時間裡,揚名

時不時的和張燕碰杯,當然,揚名自己喝的是可樂。

  而張燕一開始還小口小口的嘗試,但當之後感覺紅酒的味道真的不錯,而喝

下了之後又沒什麼感覺,所以漸漸的也很干脆的和揚名開始了碰杯……當一瓶紅

酒下去後,張燕只是覺得頭有點小暈,臉有點微燙,的確是沒有什麼大問題。

  而揚名則知道張燕現在是酒的後勁還沒上來,為了成事,就算張燕的酒量再

不好,他還是不相信一瓶殊的瓶紅酒就能解決問題,所以為了保險起見,他還是

決定繼續完成下一部的計劃再動手……「燕姨,沒想到您的酒量那麼好啊!」

  揚名故意拍起了的張燕馬屁。

  「呵呵……小鬼。

  阿姨其實還是能喝一點的。」

  由於酒精的緣故,張燕在不知不覺中醉意已經開始產生。

  揚名知道這一瓶紅酒還是不太保險的,所以馬上對張萍說道:「恩,我想也

是,原來阿姨真的很能喝啊,那阿姨我們吃完再去蹦迪好嗎?」

  望著張燕皺起的眉頭,揚名馬上接著說道「就一小會兒,之後我們就回家,

燕姨您答應今天陪我過生日的,這是最後的活動,您可不能賴哦!」

  在揚名希冀的目光下,張燕無奈道:「好拉,阿姨又沒說不去,那就一小會

兒哦。」

  「恩,就一會兒!謝謝阿姨」

  之後,揚名帶著張燕去了市區有名的夜店迪吧。

  在走進迪吧的一瞬間,High到頂點的氣氛讓酒勁已經上頭的張燕覺得瞬

間又回到了自己年輕的時候,開始了忘我的容入人群之中。

  而揚名則故意點要了比紅酒更High的飲料。

  當然,這些喝著像果汁的飲料,其實也是後勁超大的那種,並在張燕熱舞下

來休息時不斷的給她灌「飲料」

  讓她解渴……漸漸的,張燕已經分不清楚東南西北了,「小鬼……阿姨……

是……不是……跳的……很好啊……」

  張燕一邊繼續喝著揚名遞過來的飲料,一邊大著舌頭斷斷續續的嘀咕到。

  「是啊,是啊,沒想到阿姨跳起舞來那麼好看,特別是阿姨跳動的胸部,我

真的好喜歡啊……」

  揚名見張燕已經不行了,所以說出來的話也沒什麼顧及了。

  「嘿嘿……那是……恩……什麼……你喜歡什麼?……」

  「喜歡看阿姨跳舞啊,嘿嘿。」

  揚名狡猾的笑到。

  「哦……是看阿姨跳舞啊……」

  張燕已經開始思維混亂了。

  張燕今天穿的是一套天藍色的連衣裙,群擺只是到膝蓋以下一點點而已,而

領口也不低,但由於張燕那成熟而高佻的身材,即使是連衣裙也當不住那修長性

感長腿展現出來的成熟魅力,而張燕那80C的東方女性最完美胸型更是把連衣

裙的領口稱得如同低胸裝一般……揚名見張燕已經徹底醉了,所以在接下來的共

舞中故意試探性的開始碰觸張燕的胸,大腿內側和臀部,當然這一切做得十分隱

蔽,熱舞中的旁人更本注意不到,而更讓揚名興奮的是,張燕也已經醉得感覺不

到自己對她做出的侵犯了…欣賞著張燕瘋狂忘我的熱舞所展現出的成熟女性魅力

,揚名感覺自己的小腹中有一團烈火正在燃燒……終於,揚名見差不多了,攙扶

著張燕就準備離開迪吧,而臨走前為了以防萬一,又把一杯好喝的「果汁」

  灌進了張燕的嘴裡……「恩……好喝……揚名……生日……快樂啊……嗚…

…阿姨……還……還沒……送……送你…禮物呢」

  張燕靠著揚名一邊無力的走向白天訂下的Hotel包間,一邊嘀咕著。

  「沒事的,阿姨,現在的你不就是我最好的生日禮物嗎!呵呵」

  揚名惡意的說道。

  「恩……是……啊……」

  張燕傻傻的應到……迫不及待打開房間門,將張燕扔到大床上,揚名立刻放

上請勿打擾的門牌,把門反鎖好……望著床上面泛桃紅,連衣裙一邊帶子已經掉

到手臂外側,露出了裡面紫色性感文胸的一角,及半邊外露的雪白乳房,裙擺上

提露出成熟性感大腿的張燕。

  揚名直感到喉嚨發干,全身燥熱……「真是太美了,阿姨,我開始要我的禮

物了哦……」

  揚名對著醉倒在床上的張燕惡毒的說道……「恩……恩……」

  而此時的張燕已經處於失意狀態了。

  「哈哈哈,燕姨既然你也同意了,那我就來收我的禮物了,哈哈哈哈……」

  聽到張燕無意識所發出的聲音,揚名瘋狂的笑了……說干就干,揚名猛撲到

張燕的身上,開始瘋狂的親吻張燕,而此時的張燕已經醉得失去了意識,只發出

了由於身體被壓而本能發出的「嗚……嗚……」

  痛苦聲。

  將連衣裙兩邊吊帶都褪到了張燕雙臂臂彎處,紫色的性感文胸包裹著張燕那

足以讓任何正常男人瘋狂的乳房,那深深的乳溝,即使被文胸包裹著卻似隨時都

會爆發而出的豐滿球體,此時完全的暴露在了揚名的視線中。

  一把撕掉張燕的紫色文胸,揚名雙手死死抓住那豐滿的球體,捏,搓,揉,

擠。

  揚名感受著手上傳遞而來的肉感刺激,低頭把張燕的一顆暗紅色乳頭含入口

中,用力的吮吸著。

  「嗚……痛……痛……恩……」

  張燕雖然徹底醉了,但由於身體上的痛苦,低低的呼叫著……此時的揚名感

到自己的小弟弟已經再也忍受不了這樣的刺激了,他要徹底的享受自己的生日禮

物所能帶來的快樂。

  心急的揚名直接把張燕的群擺撩到了她的腰部以上,露出了張燕被紫色內褲

包裹著的神秘三角地帶,這時候的揚名已經不能僅僅滿足於撫摩張燕身體這種普

通的刺激享受了,他需要一個讓自己發洩快樂的出口。

  於是,他把張燕的內褲慢慢脫了下來,在那一瞬間,揚名全身都在顫抖,他

看到了張燕那性感的三角地帶,濃密的黑色叢林中,一條深深的溝壑暴露在了揚

名的視線中。

  將張燕的紫色內褲扔到床下,揚名手忙腳亂的掏出了自己已經爆發到極限的

小兄弟,顫抖的將其放到張燕那性感的溝壑洞口處,笨拙的想把自己的小兄弟推

進張燕的體內,但沒有被潤滑過的快樂通道卻怎麼都進不去,用力過大反而造成

了疼痛感……「怎麼辦……」

  沒有性愛經驗的揚名開始著急了……「對啊!我怎麼把它給忘記了呢,那可

是帶潤滑功能的啊!」

  揚名突然看到床邊櫃子上放著的‘快樂雨衣’興奮的說道……手忙腳亂的給

自己的小兄弟帶上薄薄的‘快樂雨衣’,揚名迫不及待的再次把張燕的兩條美腿

分開,對準位置後,腰部猛然向前一挺……「啊!……嗚……」

  隨著張燕痛苦的叫聲,揚名只感覺到自己的小兄弟瞬間進入了一個很緊又很

溫暖的地方。

  「吼……」

  那種從沒體會過的被肉壁緊緊包裹著的快感讓揚名舒服的叫出聲來……望著

身體下面的張燕成熟而性感的侗體,揚名開始了瘋狂的衝刺……「恩……啊……

不要……痛……痛……」

  可憐的張燕只感覺到一根炙熱的長矛突然刺進了自己的身體,沒有任何愛液

的張燕被揚名搞得痛不欲聲……但此時深度醉酒狀態下的張燕只能本能的痛呼呻

吟……卻沒有一點保護自己的能力……張燕痛苦的呻吟讓揚名變得更加的瘋狂,

他瘋狂的揉捏著張燕那豐滿挺立的雙乳,下身猛烈的衝擊著張燕的身體。

  「爽!舒服!舒服!燕姨!燕姨!……」

  一波波從沒體會過的快感讓揚名舒服的忘情大叫了起來。

  「嗚……啊……啊……啊……」

  幾分鐘後,處於不清醒狀態下的張燕因為身體的本能反應竟然開始了輕輕的

叫床……「燕姨!燕姨!燕燕!燕燕!……很舒服吧,謝謝你的生日禮物,我太

喜歡了!哈哈哈哈!……」

  「恩……啊……啊……啊……」

  雖然已經沒有了意識,但身體上被侵犯所帶來的極度快感讓張燕忘情的開始

了叫床……此時整個房間裡張燕能讓男人酥掉骨頭的叫床聲和揚名歇斯底裡的吼

叫聲一浪高過一浪……騎在張燕赤裸的身體上,揚名瘋狂的聳動著,衝刺著,巨

大的成就感和征服感把揚名舒服得仿佛是在天上飛翔……「啊!……」

  「嗚……」

  終於,在兩聲不同的叫喊中,揚名把自己的童子精液毫無保留的噴進了張燕

的子宮,燙得張燕全身一哆嗦也忍不住叫喊了出來……「呼……舒服啊……」

  射精後的揚名無力的從張燕的身體上翻到一邊,望著天花板幸福的說道……

雖然沒有喝酒,但玩了一整天後又射了精的揚名也舒服得沈沈睡了過去……

【互玷友母】(5)(完結)

第二天的早晨,張燕終于從宿醉中醒了過來……

  「恩……」撫摩著自己還略微有些痛的額頭,張燕緩緩的坐了起來。

  被單從張燕的身上一下子滑了下來,露出了張燕無限美好的上半身曲線……

  「啊!!!……」

  張燕一下子發現了自己的狀況,赤裸的身體,陌生的房間,周圍安靜得可怕

  ……

  「怎麽會這樣!……」張燕開始努力的回憶……

  但宿醉后的頭疼讓她一時什麽都想不起來……

  漸漸的,張燕回想起了,昨天最后是和揚名去了迪吧,然后自己就醉得什麽

都不知道了,難道在迪吧里自己遇到了壞人……

  張燕不敢再想下去了,但自己被人汙辱的事實讓她心中充滿了痛苦……

  望著被扔在房間各個角落的衣物,感受著自己下體里面粘粘的感覺,對于已

  經是過來人的張燕光這些就足夠推斷昨晚自己到底發生了什麽……

  頹然的靠在床上,屈辱的感覺讓張燕難受得想大聲哭泣……

  這時,旁邊櫃子上的一張紙條引起了張燕的注意,紙條被放在桌子上最顯眼

的地方,讓回過神來的張燕一眼便能看到。

  拿起紙條,只見上面寫著:謝謝燕姨給了我最好的生日禮物!

  看著紙上這簡單的幾個字,張燕知道了昨天和自己發生性關系的竟然是揚名

  ……

  「怎麽會這樣!……為什麽!……」張燕失神的說道……

  就在這時,房間的門突然被打開了,揚名推著一輛送餐車走了進來……

  「燕姨,昨晚睡得好嗎?」揚名關上門后問張燕道。

  「揚名,昨天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你,你對阿姨做了什麽?!」張燕有些

急了。

  「恩?阿姨難道你不記得了嗎?昨天阿姨你玩得很High,然后問我要什

麽生日禮物,我當時說想要阿姨你,沒想到阿姨你竟然同意了,然后我們就……

  嘿嘿……那啥了……」揚名恬不知恥的調笑道。

  「不可能!不是這樣的!」張燕不可置信的看著揚名。

  「但事實就是這樣啊!我昨天晚上還錄下了阿姨你的叫床聲,你聽……」揚

名說著打開了自己手機的錄音播放功能。

  「啊!……啊!……恩!……」一段能夠讓任何男人瞬間雄起的叫床聲響起。

  「你聽,燕姨,這是你的聲音吧,昨天您真的太美了!」揚名關掉手機后笑

看著張燕。

  「怎麽會這樣!?」張燕明顯聽出了那性感的叫床聲是自己發出的。

  「難道昨天我真的酒后亂性了?……」張燕疑惑了……

  「好了,好了,我們不提這些,燕姨您餓了吧,這些是我給您點的,先吃了

  再說……

  」揚名不待張燕有所反應便把餐車推到了床前。

  張燕楞楞的看著揚名,因為她真的迷惑了,昨天醉酒后到底發生了什麽她真

的不記得了,而揚名那關切的眼神明顯不象是假裝的,難道自己真的主動和面前

的小鬼發生了那種事情?

  「怎麽了,燕姨,難道您不餓嗎?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啊?」揚名說著把手伸

向了張燕的額頭。

  張燕本能的躲開了揚名的手……

  「不是的……」張燕尴尬的說道……

  見張燕似乎開始相信自己的鬼話,揚名趕緊乘熱打鐵……

  「讓我摸摸看嘛,燕姨難道討厭我了?昨天燕姨你不是還說以后隨我怎樣都

可以的嗎?」揚名故意裝出一副委屈的樣子。

  望著揚名,張燕一時也亂了方寸。

  「昨天阿姨喝醉了,真的記不起發生了什麽說過了什麽話,但你和阿姨昨天

那樣是不對的!揚名,把昨天的事情忘記好嗎?」張燕不知所措的看著揚名說道。

  「嘿嘿,燕姨……你還是上鉤了……」揚名心里興奮的想著,張燕這樣的說

  辭等于是把所有的主動權都交到了自己的手中……也等于是變相的相信了自己編

  的那套鬼話……

  「不行,燕姨你是我的,是我的!!!」說著,揚名瘋狂的撲向了張燕。

  「啊!不要……嗚……」張燕還沒叫出聲,揚名的舌頭已經伸進了她的嘴里。

  赤身裸體的張燕讓揚名的獸欲急劇膨脹,他知道現在一定要強硬,只要過了

這關,張燕就再也沒辦法了,只能一味的退縮……

  揚名抓住張燕的雙手,把張燕死死的壓在自己的身下……

  「不要……不可以……不要……」張燕徒勞的叫喚著,但明顯不敢大聲的叫

喊。

  揚名見張燕這樣的反應心里更笃定了,他知道只要這次和張燕發生性關系,

  張燕肯定就會屈服了……

  不多時,揚名分開了張燕的雙腿,張燕美好的三角地帶再一次完全展露在了

揚名的眼前這時,揚名反而不急了,他玩味的看著張燕,緩緩的拉開自己的褲子

拉練,掏出自己已經膨脹得一塌糊塗的兄弟,對張燕說:「燕姨,難道你昨天晚

上不舒服嗎,我記得好象當時你拼命的說要的啊……」

  聽了揚名的話,張燕一個愣神……而揚名則抓住機會將自己的兄弟抵到了張

  燕的小穴口子上……

  見自己今天已經不能幸免,張燕只能哀求著說:「揚名,答應阿姨就這最后

一次好嗎?阿姨這次隨你怎麽擺布,但以后絕對不能再這樣了好嗎?」

  望著張燕哀求的眼神,揚名壞笑著說到:「那阿姨你先讓我舒服了再說吧…

  …」

  見揚名這樣說,張燕只能放棄了抵抗,感覺明顯放松下來的張燕,揚名空閒

下來的雙手開始在張燕飽滿的胸部上遊走,而下身則一個用力,毫不憐惜的直接

捅進了張燕的身體里。

  「啊!!!天啊!!!小鬼……你輕點……輕點……阿姨受不了……啊……

  啊……」張燕痛苦的叫道……

  「舒服!太舒服了!燕姨!我愛死你了!!!」揚名不顧張燕的哀求,一邊

嘶吼,一邊大力的挺進著……

  張燕畢竟是成熟的女人,沒有準備的初期痛苦很快就過去了,而四十幾歲又

  長期沒有性愛的滋潤使她的身體對揚名的猛烈沖擊很快有了反應……一波波的快

  感如潮水一般沖擊著張燕的心理防線……

  看著身下身體越來越燙,臉色越來越紅但仍死死不肯發出叫床聲的張燕,就

  算是沒什麽性經驗的揚名也能看出張燕是在強忍了……

  「燕姨,別再忍了,難道你不快樂嗎?你早就和裘磊的爸爸離婚了,有什麽

好顧忌的,再說昨晚你已經是我的人了,再給我一次吧……」揚名一邊瘋狂的沖

刺,一邊誘惑著張燕……

  「哎……這個死小鬼,罷了罷了,就隨了他吧……」張燕無奈的屈服了……

  「啊……啊……啊……」一聲聲消魂的柔媚呻吟終于在房間中響起……

  看著張燕屈服后妩媚的樣子,聽著她消魂的呻吟,享受著下身從張燕身體里

得到的一波波快感,揚名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個征服者,那種心理上的成就感讓他

  High到了頂點……

  這一天,揚名和張燕除了吃東西其他的時間都在房間里瘋狂做著,揚名強烈

的性欲折騰得張燕即消魂無比又疲憊不勘,在揚名要求做第8次的時候張燕終于

  受不了發出了哀求……

  而揚名其實也已經到了強弩之末,見張燕軟到連動都不能動的淒慘模樣,索

  性就摟著張燕蓋上被子開始了呼呼大睡……

  而張燕這時也已經放下了身段,反正事情已經發展到這種地步了,作為一個

女人還能怎麽辦呢,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長時間的性愛使張燕在快樂與疲憊的感覺中喪失了所有的體力,漸漸的,她

也沈沈睡去之后的幾天,張燕簡直就是在渾渾噩噩中渡過的,兒子不在家,揚名

  就直接睡到了自己家里……

  在開始的幾次抵抗不果后,一次次的淪陷,讓張燕終于徹底的屈服了,而揚

  名的青春氣息仿佛也感染了張燕……

  之后,揚名和張燕完全是出雙入對,白天兩人遊玩購物,晚上兩人顛鸾倒鳳,

兩家的沙發,地板,餐桌,浴室都曾留下了兩人瘋狂的記錄……

  而揚名給張燕又買了許多性感的內衣和服裝,張燕本來身材樣貌就好,雖然

歲月留下了不能抹去的痕跡,但配上這些衣物卻又顯現出了成熟女人的風韻性感

之美,看得揚名經常不能自己,總是要把張燕弄得討饒連連才肯罷休……

  都說女人是花,性生活是水,有水滋潤的花朵才會格外美麗,這話真是一點

  都不錯……

  當張萍回來見到張燕的時候,兩位母親都感歎于對方的明顯不同,兩人都相

互奉承了對方最近的好氣色,都感覺對方靓麗了好多……

  而兩人心中卻都藏著一句話沒有告訴對方,那就是:「還不都是讓你的好兒

子弄成這樣的……」

  再說裘磊和揚名,兩人仍然是一對鐵打的好兄弟,只是兩人都不知道,自己

  的母親都已經成為了對方的跨下玩物……

  幾個月之后,張萍實在是忍受不了強烈的負罪感,畢竟她是有夫之婦,並且

夫妻感情還是很好的,而經濟條件也非常好,所以毅然選擇了提前移民國外……

  由于本來揚名的父親就有一家移民國外的想法,所以當張萍提出要提前移民

  的時候揚名父子都沒有什麽懷疑……

  而由于張萍的雷厲風行,裘磊連應變的機會都沒有,畢竟揚名家家境不同,

自己太過分要是給知道了絕對沒有好果子吃,所以在一次強迫的瘋狂性虐中結束

  了和張萍的最后一次苟合……

  張萍走了以后,裘磊由于嘗到了女人的味道后卻突然得不到滿足,所以脾氣

也變得特別暴戾,學習成績也每曠日下,最后在畢業的時候只能選擇去當兵……

  而揚名則由于有了張燕這個固定的性玩物,成績越來越好,最后順利的考上

  了本地的一所名牌大學……

  在之后的幾年里,揚名時常會去找張燕解決自己的生理需求,直到大學畢業

后移民去了國外,張燕才擺脫了這一段孽情……

  而揚名和裘磊,這一對曾經的好兄弟都不知道的是,自己的母親曾經被自己

最好的兄弟壓在身下蹂躏過,玷汙過……

第二天的早晨,張燕終于從宿醉中醒了過來……

  「恩……」撫摩著自己還略微有些痛的額頭,張燕緩緩的坐了起來。

  被單從張燕的身上一下子滑了下來,露出了張燕無限美好的上半身曲線……

  「啊!!!……」

  張燕一下子發現了自己的狀況,赤裸的身體,陌生的房間,周圍安靜得可怕

  ……

  「怎麽會這樣!……」張燕開始努力的回憶……

  但宿醉后的頭疼讓她一時什麽都想不起來……

  漸漸的,張燕回想起了,昨天最后是和揚名去了迪吧,然后自己就醉得什麽

都不知道了,難道在迪吧里自己遇到了壞人……

  張燕不敢再想下去了,但自己被人汙辱的事實讓她心中充滿了痛苦……

  望著被扔在房間各個角落的衣物,感受著自己下體里面粘粘的感覺,對于已

  經是過來人的張燕光這些就足夠推斷昨晚自己到底發生了什麽……

  頹然的靠在床上,屈辱的感覺讓張燕難受得想大聲哭泣……

  這時,旁邊櫃子上的一張紙條引起了張燕的注意,紙條被放在桌子上最顯眼

的地方,讓回過神來的張燕一眼便能看到。

  拿起紙條,只見上面寫著:謝謝燕姨給了我最好的生日禮物!

  看著紙上這簡單的幾個字,張燕知道了昨天和自己發生性關系的竟然是揚名

  ……

  「怎麽會這樣!……為什麽!……」張燕失神的說道……

  就在這時,房間的門突然被打開了,揚名推著一輛送餐車走了進來……

  「燕姨,昨晚睡得好嗎?」揚名關上門后問張燕道。

  「揚名,昨天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你,你對阿姨做了什麽?!」張燕有些

急了。

  「恩?阿姨難道你不記得了嗎?昨天阿姨你玩得很High,然后問我要什

麽生日禮物,我當時說想要阿姨你,沒想到阿姨你竟然同意了,然后我們就……

  嘿嘿……那啥了……」揚名恬不知恥的調笑道。

  「不可能!不是這樣的!」張燕不可置信的看著揚名。

  「但事實就是這樣啊!我昨天晚上還錄下了阿姨你的叫床聲,你聽……」揚

名說著打開了自己手機的錄音播放功能。

  「啊!……啊!……恩!……」一段能夠讓任何男人瞬間雄起的叫床聲響起。

  「你聽,燕姨,這是你的聲音吧,昨天您真的太美了!」揚名關掉手機后笑

看著張燕。

  「怎麽會這樣!?」張燕明顯聽出了那性感的叫床聲是自己發出的。

  「難道昨天我真的酒后亂性了?……」張燕疑惑了……

  「好了,好了,我們不提這些,燕姨您餓了吧,這些是我給您點的,先吃了

  再說……

  」揚名不待張燕有所反應便把餐車推到了床前。

  張燕楞楞的看著揚名,因為她真的迷惑了,昨天醉酒后到底發生了什麽她真

的不記得了,而揚名那關切的眼神明顯不象是假裝的,難道自己真的主動和面前

的小鬼發生了那種事情?

  「怎麽了,燕姨,難道您不餓嗎?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啊?」揚名說著把手伸

向了張燕的額頭。

  張燕本能的躲開了揚名的手……

  「不是的……」張燕尴尬的說道……

  見張燕似乎開始相信自己的鬼話,揚名趕緊乘熱打鐵……

  「讓我摸摸看嘛,燕姨難道討厭我了?昨天燕姨你不是還說以后隨我怎樣都

可以的嗎?」揚名故意裝出一副委屈的樣子。

  望著揚名,張燕一時也亂了方寸。

  「昨天阿姨喝醉了,真的記不起發生了什麽說過了什麽話,但你和阿姨昨天

那樣是不對的!揚名,把昨天的事情忘記好嗎?」張燕不知所措的看著揚名說道。

  「嘿嘿,燕姨……你還是上鉤了……」揚名心里興奮的想著,張燕這樣的說

  辭等于是把所有的主動權都交到了自己的手中……也等于是變相的相信了自己編

  的那套鬼話……

  「不行,燕姨你是我的,是我的!!!」說著,揚名瘋狂的撲向了張燕。

  「啊!不要……嗚……」張燕還沒叫出聲,揚名的舌頭已經伸進了她的嘴里。

  赤身裸體的張燕讓揚名的獸欲急劇膨脹,他知道現在一定要強硬,只要過了

這關,張燕就再也沒辦法了,只能一味的退縮……

  揚名抓住張燕的雙手,把張燕死死的壓在自己的身下……

  「不要……不可以……不要……」張燕徒勞的叫喚著,但明顯不敢大聲的叫

喊。

  揚名見張燕這樣的反應心里更笃定了,他知道只要這次和張燕發生性關系,

  張燕肯定就會屈服了……

  不多時,揚名分開了張燕的雙腿,張燕美好的三角地帶再一次完全展露在了

揚名的眼前這時,揚名反而不急了,他玩味的看著張燕,緩緩的拉開自己的褲子

拉練,掏出自己已經膨脹得一塌糊塗的兄弟,對張燕說:「燕姨,難道你昨天晚

上不舒服嗎,我記得好象當時你拼命的說要的啊……」

  聽了揚名的話,張燕一個愣神……而揚名則抓住機會將自己的兄弟抵到了張

  燕的小穴口子上……

  見自己今天已經不能幸免,張燕只能哀求著說:「揚名,答應阿姨就這最后

一次好嗎?阿姨這次隨你怎麽擺布,但以后絕對不能再這樣了好嗎?」

  望著張燕哀求的眼神,揚名壞笑著說到:「那阿姨你先讓我舒服了再說吧…

  …」

  見揚名這樣說,張燕只能放棄了抵抗,感覺明顯放松下來的張燕,揚名空閒

下來的雙手開始在張燕飽滿的胸部上遊走,而下身則一個用力,毫不憐惜的直接

捅進了張燕的身體里。

  「啊!!!天啊!!!小鬼……你輕點……輕點……阿姨受不了……啊……

  啊……」張燕痛苦的叫道……

  「舒服!太舒服了!燕姨!我愛死你了!!!」揚名不顧張燕的哀求,一邊

嘶吼,一邊大力的挺進著……

  張燕畢竟是成熟的女人,沒有準備的初期痛苦很快就過去了,而四十幾歲又

  長期沒有性愛的滋潤使她的身體對揚名的猛烈沖擊很快有了反應……一波波的快

  感如潮水一般沖擊著張燕的心理防線……

  看著身下身體越來越燙,臉色越來越紅但仍死死不肯發出叫床聲的張燕,就

  算是沒什麽性經驗的揚名也能看出張燕是在強忍了……

  「燕姨,別再忍了,難道你不快樂嗎?你早就和裘磊的爸爸離婚了,有什麽

好顧忌的,再說昨晚你已經是我的人了,再給我一次吧……」揚名一邊瘋狂的沖

刺,一邊誘惑著張燕……

  「哎……這個死小鬼,罷了罷了,就隨了他吧……」張燕無奈的屈服了……

  「啊……啊……啊……」一聲聲消魂的柔媚呻吟終于在房間中響起……

  看著張燕屈服后妩媚的樣子,聽著她消魂的呻吟,享受著下身從張燕身體里

得到的一波波快感,揚名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個征服者,那種心理上的成就感讓他

  High到了頂點……

  這一天,揚名和張燕除了吃東西其他的時間都在房間里瘋狂做著,揚名強烈

的性欲折騰得張燕即消魂無比又疲憊不勘,在揚名要求做第8次的時候張燕終于

  受不了發出了哀求……

  而揚名其實也已經到了強弩之末,見張燕軟到連動都不能動的淒慘模樣,索

  性就摟著張燕蓋上被子開始了呼呼大睡……

  而張燕這時也已經放下了身段,反正事情已經發展到這種地步了,作為一個

女人還能怎麽辦呢,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長時間的性愛使張燕在快樂與疲憊的感覺中喪失了所有的體力,漸漸的,她

也沈沈睡去之后的幾天,張燕簡直就是在渾渾噩噩中渡過的,兒子不在家,揚名

  就直接睡到了自己家里……

  在開始的幾次抵抗不果后,一次次的淪陷,讓張燕終于徹底的屈服了,而揚

  名的青春氣息仿佛也感染了張燕……

  之后,揚名和張燕完全是出雙入對,白天兩人遊玩購物,晚上兩人顛鸾倒鳳,

兩家的沙發,地板,餐桌,浴室都曾留下了兩人瘋狂的記錄……

  而揚名給張燕又買了許多性感的內衣和服裝,張燕本來身材樣貌就好,雖然

歲月留下了不能抹去的痕跡,但配上這些衣物卻又顯現出了成熟女人的風韻性感

之美,看得揚名經常不能自己,總是要把張燕弄得討饒連連才肯罷休……

  都說女人是花,性生活是水,有水滋潤的花朵才會格外美麗,這話真是一點

  都不錯……

  當張萍回來見到張燕的時候,兩位母親都感歎于對方的明顯不同,兩人都相

互奉承了對方最近的好氣色,都感覺對方靓麗了好多……

  而兩人心中卻都藏著一句話沒有告訴對方,那就是:「還不都是讓你的好兒

子弄成這樣的……」

  再說裘磊和揚名,兩人仍然是一對鐵打的好兄弟,只是兩人都不知道,自己

  的母親都已經成為了對方的跨下玩物……

  幾個月之后,張萍實在是忍受不了強烈的負罪感,畢竟她是有夫之婦,並且

夫妻感情還是很好的,而經濟條件也非常好,所以毅然選擇了提前移民國外……

  由于本來揚名的父親就有一家移民國外的想法,所以當張萍提出要提前移民

  的時候揚名父子都沒有什麽懷疑……

  而由于張萍的雷厲風行,裘磊連應變的機會都沒有,畢竟揚名家家境不同,

自己太過分要是給知道了絕對沒有好果子吃,所以在一次強迫的瘋狂性虐中結束

  了和張萍的最后一次苟合……

  張萍走了以后,裘磊由于嘗到了女人的味道后卻突然得不到滿足,所以脾氣

也變得特別暴戾,學習成績也每曠日下,最后在畢業的時候只能選擇去當兵……

  而揚名則由于有了張燕這個固定的性玩物,成績越來越好,最后順利的考上

  了本地的一所名牌大學……

  在之后的幾年里,揚名時常會去找張燕解決自己的生理需求,直到大學畢業

后移民去了國外,張燕才擺脫了這一段孽情……

  而揚名和裘磊,這一對曾經的好兄弟都不知道的是,自己的母親曾經被自己

最好的兄弟壓在身下蹂躏過,玷汙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