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互玷友母 1
互玷友母 1

(1)揚名和裘磊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兄弟.兩家關系很好,裘磊父母離異

父親就給他和他母親留下了一套房子,從此就很少有往來了因此家裡不是很

寬裕。

  而揚名的父親常年在外做生意,所以家境非常富裕因此常常照顧著裘磊。

  揚名的母親叫張萍,165cm今年40歲,由於家裡有錢,身材和樣貌

都保養得很好,特別是一雙美腿,顯得修長而嫵媚,只要是夏天穿著裙子出門,

回頭率絕對超高,雖然胸部不是很大,只有75B,但完美的腿部曲線加上超有

滋味的面龐,絕對是少有的中年美人。

  裘磊的母親叫張燕,42歲,歲月的流逝使得曾經的美人已經沒有了年輕時

的艷麗,但傲人的80C的胸部,超翹的美臀,168的完美曲線,卻使得她更

加的看起來成熟而有誘惑力。

  揚名和裘磊在一起的時候曾經開玩笑的問裘磊:“你爸爸怎麼和你媽離的婚

,估計是審美觀有問題吧?」

  而裘磊的回答則是:「還不是因為老頭子搞了個年輕的小狐狸精,搞得人家

懷孕,那狐狸精又威脅我爸說不娶她就告他誘奸,所以只能和我媽離婚了。」

  當時揚名聽得直翻白眼。

  由於裘磊比揚名大一歲,所以雖然兩人讀了同一所學校,關系特鐵,但由於

不同年級不同班,因此兩人只有在放了學後才能一起玩。

  這年裘磊讀高二,揚名讀高一,由於兩人都到了發育的年齡,對性的幻想也

越來越強烈,而兩人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喜歡比自己大的少婦,而兩人放學後

最大的樂趣就是偷偷的跑到揚名家看揚名父親私藏著的毛片。

  而且特別喜歡挑熟女少婦的看。

  但卻苦於找不到能夠真正嘗試的機會。

  一天,裘磊到揚名家去找揚名玩PS,但揚名正好出去了,家裡就張萍一個

人,本來裘磊打算馬上走的,但張萍媽媽性感的吊帶睡衣卻無意間勾起了裘磊抑

制不住的邪念,於是,裘磊說:「萍姨,我可以一邊玩PS一邊等揚名嗎?」

  “哦,沒問題,我們家揚名去他舅舅家了,在城西,要晚點回來,你這裡等

他也可以,不過他的PS我可不會插線,如果你會你就進來吧。」

  “好的,謝謝萍姨”裘磊一邊說,一邊惡意的想著,“今天進來了就不只是

插線那麼簡單了,呵呵!」

  雖然和揚名是多年的好兄弟,但才16歲又是精蟲上腦的情況下,面對誘惑

是沒有理智可言的。

  此時的裘磊就是如此,一邊玩著PS一邊想著到底要怎麼做才能如願。

  而這時張萍無意間的一個好心舉動卻換來了她之後的一段噩夢。

  張萍出於好意,拿了一瓶飲料給裘磊,由於彎腰放飲料的動作,使得張萍的

領口大開,性感的黑色文胸和飽滿的半邊胸部毫無保留的展露在了裘磊眼中,而

更該死的是當放好飲料後轉身離去時,由於張萍的睡衣比較底,完美的腿部曲線

完全的暴露在了裘磊已經像餓狼一樣的綠眼中。

  裘磊只覺得轟隆一聲,腦海中只留下了一個念頭:「強奸她!強奸了她。」

  於是裘磊瘋了一般的衝上去,雙手從後面狠狠的抓住了張萍的雙峰,這個舉

動把張萍狠狠的嚇到了,剛想張嘴大叫,但聲音才到喉嚨口,嘴巴卻被裘磊迅速

伸來的手給堵了個嚴嚴實實。

  張萍一口咬在裘磊的手上,一陣刺痛傳來,裘磊強忍著提醒自己,不能松手

,松手就全完了。

  而這時的張萍,又因為一時的善良,怕咬壞了裘磊,不敢狠下心來,卻不知

道這樣的做法是把自己推進了深淵。

  怎麼辦?裘磊突然想到,揚名曾經和他說過,由於揚名爸爸怕吵,因此他爸

爸和媽媽的臥室當時裝潢的時候采用的是隔音材料,想到這一點,裘磊邪惡的笑

著說:「萍姨,今天我一定要搞了你。」

  猛的一個用力,裘磊拖著張萍向臥室而去,張萍咬又不敢下狠勁,只能奮力

的掙扎,但裘磊畢竟是小夥子,幾下就把張萍甩進了臥室,反手鎖上了臥室的門

  這時候的張萍才意識到了情況的嚴重。

  大聲的斥責裘磊道:「裘磊,你想干什麼,我是揚名的媽媽,你不要亂來!

  “亂來,我今天就是要亂來了!這個房間是隔音的吧,哈哈,你他媽叫了也

沒用!」

  裘磊再一次向張萍衝去,狠狠的把張萍撲倒在床上,也不管張萍打向自己臉

部的雙手,“撕”的一聲把張萍的吊帶睡衣從胸部撕開,這一次,張萍整個性感

的黑色BRA包住的完美胸部,徹底暴露在了裘磊的狼眼之下。

  這刺激使得裘磊幾乎暴走,而這時張萍只能雙手緊緊的去捂住胸口,但裘磊

的目標此時卻轉到了張萍的睡衣下擺上。

  由於沒有阻擋,裘磊野蠻的一下就把張萍的下擺撕了下來,露出了張萍那修

長而又誘人的美腿。

  一條同樣性感的黑色內褲瞬間奪走了裘磊所有的理智。

  此時,裘磊也不去撕張萍的文胸了,他死死的抓住張萍的內褲,瘋狂的撕扯

著,而張萍只能拼命的拉住自己下體這最後的一道屏障,大喊著:「裘磊,你不

能這樣!不可以這樣的!救命啊!」

  但這一切都是徒勞的,裘磊最終還是野蠻的撕碎了張萍下體的這最後一道屏

障,用膝蓋慢慢叉開了張萍緊並著的雙腿。

  “就要成功了,我一定要搞了你!」

  裘磊瘋狂的想著。

  但就在這時,張萍終於意識到了自己的危險,一口重重的咬在了裘磊的肩膀

上,裘磊只感到一陣劇痛從肩膀上傳來,手上一松,張萍順勢拼命的掙脫了出來

,飛快的衝向臥室的大門。

  但裘磊馬上咬牙前衝,在張萍把門打開的一瞬間猛的撞到了張萍的背上,臥

室門“坪”的一聲又重重的關上了,裘磊馬上各抓著張萍一只手,身體緊緊把張

萍壓在臥室的門上,此時,張萍下體已經沒有了屏障,裘磊再次用腿把張萍的腿

從後面叉開。

  而張萍的體力明顯的已經不支了,裘磊改用一只手把張萍的雙手緊按在臥室

門上,一只手迅速的掏出了自己下體已經爆發的小兄弟,拼了命的在張萍的翹臀

上刺。

  但由於以前沒有任何經驗,根本就沒辦法找對地方,只能不停的做著嘗試性

的刺擊探詢。

  這時的張萍無助的哭喊著,但一切都是徒勞的。

  隨著時間的推移,裘磊徹底瘋狂了。

  爆發的小兄弟一次次的失敗,強烈的欲望沒地方發洩終於使得裘磊發瘋了,

“不管怎麼樣,今天我一定要搞了萍姨”裘磊想著,把一口吐沫吐到手上,再把

它抹到自己的小弟弟上,這個辦法還是一次看揚名爸爸的毛片上學來的,可以更

好進洞。

  終於,裘磊感覺到自己頂到了一個凹進的小洞上面,但怎麼頂都頂不進去,

而張萍卻真的要瘋掉了,裘磊此時頂到的正是連她老公都沒有進過的菊花穴,張

萍瘋了似的大喊著:「裘磊,你瘋了,不要!不要這樣!不要!!!」

  但這一切已經沒用了,野獸一般的裘磊一聲大吼,瞬間小弟弟被整個肉壁緊

緊包裹住的快感傳遍了裘磊的全身,而張萍則一聲撕心裂肺的痛苦大叫,心理和

身體終於達到了極限,整個人昏迷了過去。

  這一刻,裘磊感受到張萍的變化,但卻也顧不到什麼了,瘋狂的做著使自己

舒服的同一個動作,整個臥室充斥著肉體劇烈撞擊的“啪!啪!」

  聲。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股無法忍耐的尿意襲來,裘磊舒服的大叫一聲。

  整個人和著張萍軟軟躺倒在了臥室的地毯上面。

  休息了幾分鐘,裘磊把張萍抱上了床,面對張萍的胴體裘磊又一次的興奮了

起來,“這回萍姨你阻止不了我了吧“,裘磊看著昏迷過去的張萍邪惡的想著。

  雙手把張萍的文胸扣子一撥,由於文胸是前開扣的,因此張萍75B的美胸

終於瞬間展露在了裘磊眼前,裘磊忍不住了,毫無阻礙的擡起並分開張萍的兩條

修長美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就準備繼續運動。

  但這時,裘磊突然愣住了,“暈,原來剛才搞的是萍姨的菊花穴啊!」

  只見張萍的菊花穴口還留著絲絲血跡,擺明以前是沒有被插過的。

  這一發現激動得裘磊興奮不已,不管三七二十一,既然做了就要徹底。

  於是,肉體激烈撞擊的“啪!啪!」

  聲再次響徹臥室。

  “舒服!舒服!還是這裡舒服!」

  裘磊瘋了一般的大叫著……2個小時以後,張萍悠悠的醒了過來,她傻傻的

看著臥室的天花板,後庭的疼痛和下體流出的粘滑液體告訴著她殘酷的現實。

  看著自己的黑色文胸,殘破不全的內褲和吊帶睡衣散亂的扔在床邊的地上,

張萍只能默默的哭泣。

  她不敢告訴任何人今天發生的一切,因為在骨子裡,張萍和許許多多中國的

傳統女子一樣,都是思想相當保守的。

  而裘磊回到家後則陷入了深深的害怕當中,他怕萍姨會告他強奸,他怕揚名

會找他拼命!然而,這一切都沒有發生。

  揚名還是和往常一樣和他親密無間,去揚名家的時候萍姨雖然看自己的眼神

還帶恨意,但卻明顯是不想被揚名發現的那種。

  這個發現徹底給裘磊安了心,而初嘗甜頭後的強烈性需求卻一次又一次更加

折磨著裘磊的心。

  但畢竟是學生,和揚名又是好兄弟,時常在一起,想搞張萍的機會太難找了

  終於,在一個多月後的一天,裘磊從揚名口中得知他又要獨自去舅舅家教表

弟英語。

  裘磊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

  他想賭一把,他知道張萍既然一次不敢說出他的事情,那之後一定也是一樣

,他要賭的是一個永久霸占張萍肉體的機會……(2)通過陽台上的玻璃窗,裘

磊清楚的看到揚名從樓道口走出去的身影。

  「呵呵,沒想到這麼快就出去了,看來今天我可以和萍姨玩得更久一些,更

徹底一些了。」

  裘磊看著揚名漸漸遠去的身影,嘴角上不自覺地流露出邪惡的笑容。

  「叮咚!」

  裘磊按下了揚名家的門鈴。

  「忘帶鑰匙了吧。

  早叫你好好保管自己的東西就是不聽,現在知道錯了吧」

  揚名媽媽張萍的聲音在門的那邊傳來。

  沒有做聲,裘磊把手按在了揚名家的門上。

  隨著大門的開啟,張萍看到了裘磊那張掛著邪邪壞笑的臉。

  沒有任何的猶豫張萍的第一反應就是使勁的想把門關上,並在心裡想著,「

真是怕什麼來什麼,剛才為什麼不先看下貓眼呢,這下壞了。」

  看到兒子忘記在桌子上的鑰匙,卻沒有提防門外的可能並不是自己的兒子。

  當然,裘磊早就按在門上的手,自然不會讓張萍再輕易把打開的門給關上。

  一個加力猛推,只感到一股抵擋不住的力量從門上傳遞而來,站立不穩的張

萍一下子跌倒在了客廳的地板上。

  而裘磊則順勢一步跨入揚名家的大門,並反手把門給鎖上了。

  張萍心中一陣驚恐,「裘磊,你要干什麼!我們家揚名馬上就要回來的,你

不要再亂來了!上次你對阿姨做的事情阿姨可以當沒發生過,但你如果再亂來的

話我一定會報警抓你的!「望著張萍色厲內荏的呵斥,裘磊不屑道:「萍姨,直

說了今天我還是衝您來的,我知道揚名去他舅舅家了,估計一時半會兒也回不來

  至於您說要報警抓我是現在就叫還是等我再嘗過一次您的味道再叫就隨便您

了。

  反正到時候我就說是您勾引我的,這一旦調查起來絕對是要牽動左領右舍,

到時候不說揚名爸爸,就是這裡的鄰居估計也會用異樣的眼光來看您了吧。

  就算最後判我有罪,反正您的滋味我也嘗過了,我認了。」

  望著裘磊一臉的無賴相,張萍心中一陣絕望,「是啊,要是真的報警後他那

麼做了,我以後還怎麼活啊。」

  其實別看裘磊現在外表笑得很邪惡,一副吃定你了的樣子,其實心裡也是一

陣發虛,他就是在賭張萍是一個傳統觀念很強的女人,不敢把事情說出來,更不

敢報警抓她。

  他知道如果這次賭贏了,萍姨以後就可以任他蹂躪了。

  望著張萍帶著盈光漸漸紅起來的眼睛和那絕望的神情,裘磊知道自己是賭贏

了。

  哈哈大笑聲中,裘磊把張萍一把抱起,飛快的衝入了臥室,接著傳來一聲重

重的臥室房門被反鎖上的聲音。

  臥室中……「萍姨!萍萍!舒服!太舒服了……」

  裘磊忘情的大聲叫喊著。

  而張萍則把臉轉向了一邊,赤身裸體的躺在床上,承受著裘磊一波又一波的

猛烈衝擊。

  此時的張萍,緊緊的咬著自己的嘴唇,雙手被裘磊按在枕頭的兩側。

  裘磊一邊大口大口的吮吸著張萍75B的兩只成熟白兔,一邊忘情的嘶吼著

  身下已經爆發的小兄弟在張萍的體內瘋狂的肆虐。

  正在這時候,張萍放在枕邊的手機響了,一瞬間,張萍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希

望,趕忙掙扎著對裘磊說:「是揚名,肯定是揚名,他鑰匙忘記拿了,就放在客

廳的桌子上,我不接他一定會懷疑的。」

  電話聲響起的一瞬間裘磊也是嚇出了一聲冷汗,一下子沒防備張萍的掙扎,

被張萍一下子給掙脫了。

  由於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能看著張萍快速的拿起手機並接通了電話。

  「喂,兒子,你在門外啊,哦,我馬上來給你開門。」

  張萍的第一句話就讓裘磊瞬間楞住了。

  傻呼呼的看著張萍穿上了吊帶連體睡裙,走出臥室的門,這時才反應過來事

情的嚴重。

  望著張萍放在大門把手上的手,裘磊馬上壓低自己的聲音,惡狠狠的用只有

張萍才能聽到的聲音說到:「如果萍姨你敢亂來,那我只能做出自己不願意做的

事情了。」

  說著快步跑到客廳拿起桌子上的水果刀,並快速的躲到了陽台上。

  裘磊不敢躲進臥室,因為臥室是隔音的(上一篇中已有交代)。

  此時的裘磊心裡反而冷靜了下來,讓他殺了揚名他感情上做不出來,也不敢

這麼做,心裡想著這事被揚名知道了最多兄弟沒得做了,被他狠狠打一頓。

  報警的事情揚名估計做不出來吧。

  拿著刀不過是為了威脅下張萍。

  在心亂如麻的狀態下,張萍還是打開了門,看著兒子氣喘籲籲的面孔,想到

裘磊剛剛拿起水果刀時凶神惡煞的話語。

  張萍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媽,我鑰匙忘拿了,剛剛的士開到一半我才想起來,估計今天要很晚回來

怕吵到你,所以就回來拿了。

  ,嘿嘿。」

  怕老媽羅嗦自己忘記帶鑰匙,揚名趕緊把自己的孝順想法表達了出來。

  沒等張萍反應過來,就一步跨進家門,拿起了自己的鑰匙就往外走。

  望著自己兒子匆匆而去的背影,張萍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什麼話也沒說。

  「媽媽好像沒穿內衣啊,估計在睡覺吧,怪不得敲了半天門都沒開。」

  坐在的士車上的揚名回憶剛才母親淩亂的頭發和單薄的吊帶睡衣模樣,想當

然的這樣推論道。

  他此時更本沒有想到自己的母親已經被好兄弟裘磊給上了。

  從張萍背後關上房門,裘磊把嘴輕輕的抵在張萍的耳根上:「萍姨,剛才我

還沒有嘗夠您的味道,我們現在繼續吧……」

  抱起張萍再次走進臥室,關上門。

  裘磊突然想到了第一次對張萍的蹂躪。

  於是就把張萍壓在臥室的門上,就這樣靜靜的看著張萍,嘴角掛上了那特有

的邪惡笑容。

  張萍奇怪自己沒有被扔回床上去,當他看到裘磊那邪惡的面部表情時,張萍

把臉轉到了一邊。

  厭惡的說:「快一點,我想早點休息……」

  望著張萍那認命了的表情,裘磊的欲望瞬間又達到了最高點,隔著一層薄薄

的睡衣,裘磊用一只手瘋狂的揉捏著張萍的乳房,而另一只手則撩起了張萍下面

的睡裙,由於剛才張萍只來得及穿一件單薄的睡衣,現在下面依然是真空的,裘

磊順勢擡起張萍的右腿,將已經再次爆發了的兄弟刺入張萍的體內。

  「啊!……你輕……恩……恩……」

  張萍還沒說完。

  裘磊的舌頭已經順勢伸進了張萍的口中,張萍不舒服的恩恩聲使得裘磊更加

的興奮。

  裘磊把張萍重重的抵在臥室的門上,一次又一次的撞擊著張萍的身體,整個

臥室頓時響起了肉體碰撞時發出的「啪!啪!」

  聲,和張萍櫻桃小口被侵占下體被倉促插入因難受而發出的「恩!恩!」

  聲。

  終於在瘋狂的衝刺了百來下後,裘磊一聲大叫。

  張萍只感覺到自己的體內突然被射入了一股熾熱的洪流。

  裘磊畢竟是小夥子,射精的力度很強,而張萍已經很久沒有經歷過這樣熱流

的衝擊了,一瞬間的快感使張萍忍不住發出了聲呻吟。

  「啊!……」

  「呵呵,終於還是叫了……」

  裘磊壞壞的笑看著張萍。

  而剛剛自己的生理反應則使得張萍一陣的羞愧。

  一把推開裘磊,張萍走向大床,「好了吧,你可以走了……我想休息了」

  望著張萍的背影,那修長而嫵媚的長腿,窈窕的身段,雪白的侗體,裘磊畢

竟是年輕人,馬上又爆發了自己的小兄弟。

  一把將張萍從背後推倒在床上。

  「啊,你要干什麼,不要……」

  張萍被突然的襲擊嚇了一跳。

  「什麼不要,老子今天要操到你討饒。」

  裘磊把張萍的身體扳了過來,一把撕開睡衣。

  頓時,張萍圓潤的乳房毫無保留的展現在了裘磊的面前,那微微凸起的微紅

色小乳頭,把張萍此時的生理反應徹底的出賣了。

  「哈哈,萍姨,您也是需要的吧,別忍著了,多辛苦啊!就我們倆個,叫出

來吧。」

  裘磊淫笑著把張萍的一對美腿抗在自己的肩膀上,望著張萍還在往外面流淌

著自己精液的小穴,握住自己再次爆發的小兄弟,找準方位,再一次的進入了張

萍的體內。

  這次,由於體內已經有了潤滑的精液,所以在裘磊一次次的衝擊下張萍感覺

自己的身體越來越熱,一波一波的快感仿佛要把她給融化了,女人的身體就是這

樣的奇怪,就算自己不願意,但是身體上的快感還是無法抗拒。

  「啊……」

  終於,張萍還是忍不住呻吟了出來。

  這一聲的呻吟張萍自己都楞了一下,她自己竟然在除自己丈夫以外的男人身

下發出這樣了的叫聲,但這一發卻不可收拾了。

  「啊……啊……恩……喔……」

  張萍情不自禁的不斷呻吟了起來。

  而此時的裘磊也徹底瘋狂了,女人的叫聲是男人最好的催情劑,裘磊現在就

好像是一只野獸,瘋狂的撕咬著張萍的乳房,雙手不停的狠命揉捏著張萍身體的

每一個部分,特別是一雙美腿和胸部都已經被裘磊捏出了紅紅的印記。

  不知道衝刺了多少個回合,裘磊再一次的用自己的體液把張萍的子宮添滿,

此時的倆人都軟軟的躺倒在了床上,倆人身上的汗水把床單都浸濕了,張萍已經

忘記了和自己丈夫上一次的如此激烈做愛是在什麼時候,此時的她被高潮後的舒

爽感徹底的融化了。

  「呵呵,萍姨,你再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哈哈哈!!!」

  幾分鐘後,裘磊看著身體已經軟成一團的張萍,心中興奮的想著。

  又再一次向赤裸無力的張萍撲去……(3)「啊……啊……恩……恩……啊

……」

  張萍的呻吟在隔音的臥室裡回蕩,在裘磊的耳中,這就是天籟之音,這就是

鼓勵自己繼續衝刺的號角,這就是激發自己原罪的導火索。

  看著身下正極力迎合著自己的好友之母,快感正源源不斷的從自己刺入張萍

下體的那部分傳邊全身。

  「萍萍!萍萍!萍萍!」

  裘磊一邊狠狠的揉捏張萍的酥胸,一邊瘋狂做著野獸般的原始運動。

  在最初被裘磊強奸,到現在淪為裘磊旺盛獸欲的發洩對像,張萍從當初的屈

辱漸漸的轉變到現在的享受快樂。

  在兒子不在的時候,裘磊一次次的索要,一次次的蹂躪她成熟而美麗的肉體

,張萍已經漸漸的接受了現實。

  既然不能聲張,無從反抗,那索性就讓自己的身體去享受那道德淪喪後的快

感。

  自從裘磊成功威脅並再次強奸了自己後,張萍在之後面對裘磊單獨摸上門來

的時候就選擇了放棄反抗。

  並開始漸漸的迎合著裘磊,畢竟通往女人心靈的通道是陰道這句話還是很有

道理的。

  裘磊強壯的身體,旺盛的精力完全彌補了他性愛經驗上的不足,給長期獨守

空房的張萍帶來極大的滿足。

  因此兩人間的關系也發生了微妙的變化,一個年輕精力旺盛,一個成熟美麗

卻空虛,在拋開了倫理道德上的枷鎖後,兩人就如同一對初嘗性愛滋味的小夫妻

,每次都是毫無節制的瘋狂做著愛做的事情。

  雲雨過後,裘磊緊緊的抱著性感美艷足以讓任何一個男人看一眼就會發瘋的

張萍。

  「怎麼樣萍姨?舒服嗎?」

  裘磊壞笑著問到。

  「恩……」

  張萍的聲音低得如同蚊子的叫聲。

  雖然已經接受了現在這樣的事實,但張萍畢竟是傳統的良家婦女,對於裘磊

的挑逗還是感到有些羞澀,畢竟赤身裸體壓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不是自己的丈夫,

而是自己兒子的好朋友。

  「萍姨,好久才能和你做上一次,每次都要等到揚名不在家的時候,這樣太

折磨人了,暑假快到了。

  不如萍姨我們找個借口出去住幾天怎麼樣?」

  裘磊想到揚名一個月都不定去一次舅舅家,每次想和張萍做愛都要等很久的

經歷,於是提出了自己策劃已久的暑假HAPPY計劃。

  而在裘磊的威逼誘惑下,張萍最後也只能妥協,於是兩人在暑假開始後的第

三天一起去了海南旅遊,而對家裡人張萍給的是想單獨外出旅遊散心的借口,裘

磊的理由則是想去看看自己好久不聯絡的父親,因為自己父母已經不聯絡了,所

以裘磊相信自己的母親也不會發現什麼馬腳的。

  而張萍則「順便」

  擔負起了帶裘磊去「他父親那裡」

  的任務。

  可誰都沒想到的是,就在裘磊和張萍在海南五星級賓館裡顛鸞倒鳳盡情享受

的時候。

  揚名也用鬼點子將裘磊的媽媽張燕騙上了床……而這事情的原由則要從裘磊

和揚名媽媽同時離開的第二天說起……由於自己唯一的兒子突然提出要去看他的

父親,那個曾經為了一個比自己年輕的第三者而拋棄了自己的丈夫,張燕感到一

陣失落,一陣恐慌。

  長久以來相依為命的兒子竟然會突然提出來去看那個負心人。

  雖然他們是父子,但那個男人更本沒有盡到過一絲做父親的責任,唯一留給

她們母子倆的只有現在住的這一套房子。

  「難道我連自己的兒子都留不住了嗎?」

  張燕看著鏡中自己已現細小皺紋的美麗臉旁,不禁感到一絲無力。

  「叮咚!」

  正在這時,裘磊家的門鈴響了。

  「難道兒子改變主意不去了?」

  張燕心裡一陣歡喜。

  但打開門來的時候,門外站著的卻是揚名。

  於是,張燕不禁流露出了深深的失望。

  就是這轉瞬間的表情變化,讓精明的揚名察覺到了一些東西。

  「張阿姨,我想去買一些東西,但平時都是我媽媽和我一起去選的,現在她

出去旅遊了,能麻煩您陪我一起去看下嗎?」

  本打算來要回裘磊借的一套珍藏版漫畫的揚名瞬間改變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哦,是這樣啊,那你等下阿姨好嗎?阿姨需要準備一下。」

  想到揚名的媽媽張萍主動擔負起送自己兒子去他前夫家的事情,張燕稍稍的

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就答應了下來。

  下午,揚名和張燕一起出現在了市區最熱鬧的繁華購物地帶,走進一家大商

場的門,揚名早有預謀的突然拉起張燕的手,不等張燕有所反應就一路飛快的向

服裝櫃台跑去。

  而張燕則只是微微錯愕了一下,看著揚名一負只想快點衝到櫃台前的急切小

孩子摸樣,張燕沒有急著抽回被揚名突然捏住的手。

  「好柔嫩啊,真舒服,不知道燕姨身上是不是摸起來更舒服一些呢。

  呵呵,不能急,要好好計劃一下哈。」

  如果讓張燕知道看似一付小孩子心性的揚名此時心裡是這種想法的話,不知

道她又會做何感想。

  「哈哈,最新款的G-star終於到貨了。

  小姐,麻煩你了。

  我要這個外套,褲子,還有這個風衣。

  對了,都要XL的。

  試試?不用了,全包起來吧,直接刷卡。」

  面對揚名這樣的買東西方式,張燕心裡不禁產生了一絲疑慮。

  「這孩子不是叫我來陪他挑選東西的嗎?怎麼……」

  發現張燕臉上的疑慮,揚名知道自己哪裡做錯了,趕緊裝做不經意的說:「

嘿嘿,這些款式我都在網上查看了好久了,只等著這裡的商場到貨了。

  終於給我等到了。

  哦,對了張阿姨,等下到別的櫃台的時候就要麻煩幫我看下了哈。」

  「哦,好的。」

  張燕笑著說道,心裡瞬間就釋然了。

  看了下刷卡後拿到的對款單,揚名拿著大包小包就衝著女性服裝區走去。

  「5300!這孩子難道以前都是這麼買東西的嗎?」

  張萍驚訝的問到:「揚名,你家裡人知道你這樣……呃……這樣買東西嗎?

  「知道啊,我爸爸每月給我的零花錢就有3000多,過年,生日的時候收

到的紅包都是幾萬幾萬的,現在我個人的卡裡面還保留著六位數的存款呢。」

  揚名故意說出了自己卡裡面的存款數目,其實從剛才故意讓張燕看到對款單

上的數額起,揚名就已經想好了之後的計劃。

  「其實,這次叫張阿姨來,是我想給媽媽買套衣服,想給我媽媽一個驚喜。

  但我一個高中生不太會選,所以只好麻煩張阿姨您了。」

  揚名故意傻傻的笑著說到。

  「原來是這樣啊,哎……要是我們家裘磊有你那麼孝順就好了。」

  張燕想到自己的兒子,心裡不經一陣難受。

  「好,就是這個表情。」

  揚名瞬間捕捉到了張燕的表情變化,他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經初步達到了。

  接下來只要按步驟實行就可以了。

  在逛了半天挑選好久後,張燕提出的意見是一套偏保守的晚裝,而揚名則故

意根據張燕的體形選擇了一件V字領的紅色性感旗袍。

  望著揚名挑選的衣服,張燕又是一陣愕然。

  「呃……揚名,你媽媽會穿那樣的衣服嗎?」

  張燕錯愕的問道。

  「當然會啊,難道張阿姨你不穿的嗎?我看你,好像比我媽媽還要年輕幾歲

吧?」

  「哪有,小鬼。

  我比你媽媽還大兩歲呢,我哪有你媽媽那麼好的身材,這旗袍也只有像你媽

媽那樣的好身材和年輕人穿穿的。」

  聽到揚名說自己年輕,張燕心裡一陣開心。

  「不是吧,我媽媽身材哪有張阿姨你好啊,看看您的呃,呵呵……我覺得還

是您身材比較好。」

  揚名故意盯著張燕的胸和翹臀看了一會,看似尷尬的說道。

  「要死啊,阿姨都四十幾歲的人了,都沒人要了,你這死小鬼還吊侃我。」

  望著揚名那賦有侵略性的眼神,張燕假裝生氣的說道,其實心裡又是一陣開

心。

  畢竟千穿萬穿,馬屁不穿。

  再加上張燕本來就有傲人的本錢,80C的超完美胸型,高翹的性感美臀,

168cm的完美曲線,雖然已經生出皺紋但卻依然美麗的容顏。

  42歲的年齡實際看起來最多30出頭。

  這些其實都是張燕值得驕傲的本錢,只不過她習慣了一個人在家,又要照顧

兒子很少出門。

  所以至今為止都沒有考慮過再嫁人。

  「哪有,我說的是真的啊。

  張阿姨你怎麼對自己那麼沒信心啊。

  您那麼的漂亮,難道沒人誇獎過您嗎?」

  揚名很誇張的說道。

  「好了好了,你這個小鬼就知道逗阿姨開心,選好了就買吧。

  阿姨也有點累了,想回去了。」

  「哦,好的,那兩件都買吧,恩,刷卡。」

  揚名見張燕是真的有點累了,於是只好刷卡準備回家。

  兩件衣服又花去了揚名4000多,但這對於揚名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

  在揚名的計劃中,這是一個良好的開始……第二天,揚名又來找張燕出去逛

風景區,由於兒子不在,又心情欠佳,所以張燕欣然接受了邀請,而這一天揚名

極力的討張燕開心,最後讓張燕在回家時已經是笑得花枝亂綴。

  望著張燕時不時因大笑而抖動的酥胸,走路時不經意間自然擺動的性感的翹

臀,揚名只能狠狠的咽著口水,回家後打了三發手槍才平復下心情。

  「再忍一下,再忍一下,明天就是關鍵了。

  張燕!你這個騷貨,明天我要讓你在我的跨下抖動個夠!」

  終於平復下自己心情的揚名,狠狠的看著鏡中的自己說道。

  (4)「張阿姨!張阿姨!您在家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