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沉沦 2
沉沦 2
   八 母子的转变
  「妈……射在里面,你会怀孕的。」我慵懒的说。
  「傻孩子,妈没有这么容易就怀孕……你这么厉害……是不是有和女孩子做过这件事?」母亲笑着。(很显然
的她把这违背道德的事抛在一旁了。)「才没有咧……我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我和妹妹的事情那敢跟她说。)
  「什么第一次,昨晚不算吗,你怎么会的,告诉妈。」母亲俏皮的问。
  「唔……看A片学的啊……」我不好意思翻身躺在母亲旁边。
  「有什么不好意思,你对妈这样,就不会不好意思了,A片是不是跟同学借的,有没有打过手枪?」母亲侧着
身,用手顶着头笑着看我。
  我撒娇的说:「有啊……妈你不要问了啦……」
  「好,不问这个……我昨天醉的糊里糊涂的做这……你为什么不拒绝呢?我知道这年纪对性很好奇,你不怕我
醒来吗?」母亲很是好奇。
  「好奇是好奇,平常就会幻想跟妈做这事情,但是昨天你叫我大卫时,我就很生气……然后就做了嘛,而且你
又醉到不知识谁……妈,大卫是谁啊。」我简单叙述我做这件事的原因。
  「一个朋友……不要问了,起来我们去洗澡。」母亲不是很想回答。
  「好,我不问,妈,你刚才为什么不拒绝……」我嘻皮笑脸问。
  「好啊,换你考我啊,坏小孩。」
  「说嘛,为什么?」我坚持。
  「妈也会幻想啊。」母亲不怀诡异的笑着拉我起床一起去洗澡。
  母亲帮我搓洗着身体,洗到阴茎时,她开玩笑的对着它说:「作怪啊,都是你害的。」在双手一刺激之下,我
的阴茎又勃了起来,她惊异看着道:「没仔细看,小小年纪,弟弟还真不小啊。」
  (它不大,是你娇小。)
  「妈……我还想要……」我心里又开始兴奋。
  「你昨晚到刚刚已两次了耶,你不累吗,不行……这样会对身体不好……」
  母亲微笑的拒绝,心里想着,「一吃到甜头,就需求过度,但年轻人体力就是不一样。」
  「妈……最后一次了……好不好。」我撒娇的不理母亲的拒绝搂着她的腰,用手抚摸那还未干的阴部。
  「不可以,你以后不准用这样强迫的方式,我会生气的,想要要跟我说,妈不会拒绝,如果我不想,你也不能
强迫我,只要发生一次,我们就维持单纯的母子关系,不准在碰我,你听到了没……」母亲半生气的跟我约法三章。
  「对不起嘛……妈……真的最后一次了……好不好。」我放开母亲,再依次无赖的撒娇哀求着。
  母亲看我苦苦哀求,拗不过我对着我说:「你啊……被我宠坏了,妈帮你弄出来。」她蹲下身,握着我的阴茎,
上下吸吮。「唔……舒服吧……唔……」母亲舔着舔着也激起了一些性欲,而用另一支手抚摸着自己的阴部。
  看到母亲也受不了诱惑,便把她扶起来,母亲很主动的趴在洗脸台上,让我从后面插入。
  「喔……嗯哼……嗯哼……嗯哼……」母亲很快的呻吟了起来。
  「噗滋……噗滋……噗滋……」阴茎抽送着发出了淫乱快乐的声音。
  「嗯哼……嗯哼……嗯……我真的……会让你玩死……嗯哼……嗯哼……」
  「不会……我会让妈很舒服的……喔……喔……要射了……喔……喔……」
  「嗯哼……嗯哼……把它射出来……嗯哼……嗯哼……嗯哼……喔……」母亲扭动着臀部。
  「喔……喔……喔……」微量的热液射到母亲的子宫。
  我面红耳赤的把阴茎抽出来,母亲精疲力尽挺起身子让少许的精液流出来,然后缓缓的挺起身子,用热水冲洗
着那遭儿子蹂躏的身躯。
  我和母亲把身体洗净后,母亲打了几通电话向公司及我的学校请假,便疲惫的和我上床相拥而睡,直到妹妹放
学回来之前才醒来。
  九 吃醋的妹妹
  「意外」发生后母亲的应酬也减少了,她解释道公司业务方面的应酬,现在大多交给公司的副总了,而大卫也
没有再联络,所以她只要一有时间,便找我享受「天伦之乐」,而主动的次数还比我多,因为母亲和妹妹一样,对
这特别的快感已经上瘾了,随时都可以,更不用委曲求全的找人安慰自己。
  (我长大后,听到一些有关母亲的传闻才知道,虽然因公司忙碌常去应酬,但一有时间便往「星期五」找乐子
来慰藉自己心灵及肉体上的空虚,大卫或许也是那行业的人吧。)这些日子里,虽然和家人过着性福快乐的生活,
与母亲的性爱、与妹妹的性游戏,我仍不满足,于是我结交了一位学校里商科的女孩小惠,她家也是个单亲家庭,
家里还有个读国二的弟弟,小惠长得清纯可爱,外表虽如此其实不然,她私底下非常爱玩,交过不少男友,所以性
经验丰富,交往不到两天就在她的主动下发生了关系,而与妹妹的游戏也逐渐减少。
  我们交往后,她说她家人对她不好常打她,或许她有不平的遭遇吧,以前跟她在一起的男友,大部分只想要她
的身体罢了,只有我不同,我对她很好事事关心,她也渐渐感受到这份贴心,更给了她一份安全感,但她的淫荡仍
改不了,她喜欢和我玩一些变态的性游戏。
  放寒假了,在一个星期二的下午,小惠到我家玩,母亲上班,妹妹中午的时候也和同学去逛街,家里只有两人
之下,我们在房间里享受着性爱。
  「嗯……嗯哼……嗯哼……嗯哼……」小惠的小穴被我舔的忍不住呻吟。
  我用牙齿轻轻咬着她的阴唇,在用力吸吮着阴核,搞得她淫水泛滥:「舒服吧……」
  「嗯……嗯……舒服……嗯哼……嗯哼……」小惠双手把我的头用力的往阴部顶。
  「唔……窒息了啦……唔……」我被顶的鼻子嘴巴沾满了不断涌出的淫水,几乎快喘不过气来。
  「嗯……哈哈……喔……嗯哼……嗯哼……」她呻吟中笑了一下。
  我起身把她双腿拉靠了过来,阴茎一下子「噗滋」的插进滑润的阴道里,我挺着身抽动着。
  「嗯……嗯哼……嗯哼……嗯哼……」小惠边享受阴道抽送的快感,边用手抚摸着阴核。
  我用力的猛抽一会儿,便趴在她身上,抱紧她的身体又一阵狂插。
  「喔……嗯哼……嗯哼……嗯哼……这样……好……舒……服……嗯哼……嗯哼……」小惠淫乱的扭动臀部。
  忽然门锁被扭动,门一开,妹妹看到我们光着身子,惊异的生气问:「哥!你们在干嘛……」
  妹妹吃醋的接着说:「难怪最近你都不太理我,原来就是跟她……」
  「你不要闹了,回你房间!」我没停止抽送的动作,生气的对着妹妹吼着。
  「你妹妹在看了。」小惠不好意思的试图推开我。
  「我不管我偏要看。」妹妹不高兴的看着我们。
  「你要看……你看哪……」我不理会她,故意抱着小惠继续抽送。
  「你好变态,还叫你妹妹看。」小惠不高兴的说。
  妹妹听到小惠这么说:「你是女生我也是女生,有什么变态,我也和我哥抱过啊。」妹妹不服气说。
  「什么?你跟你妹?」小惠惊异着。
  「不行吗,哥,我不管……我就是要看。」妹妹不服输说。
  「小姈,好了你不要闹了,回你房间去。」我抽起阴茎,翻身躺在小惠旁。
  小惠挺身坐起,生气的骂妹妹:「你吃醋啊,你要玩什么?你才国小而已,连毛都还没……」
  「国小又怎样,我可以让我哥很舒服啊。」妹妹不甘示弱回应她。
  「很舒服?你的洞你哥那插得进去啊,真好笑。」小惠讥笑她。
  妹妹那不服输的个性驱使之下,便趴在床边,握着我的阴茎很熟练的吸吮。
  小惠起身看着她:「这我比你还行,你哥要的是这个,你这么喜欢看,你仔细看。」
  说完小惠推开妹妹的头,一手握着阴茎顶着她的阴道口,一屁股坐下,开始上下摆动。
  看着她们两人争相玩弄着阴茎,我也懒得说什么,享受就行了。
  「嗯……嗯……好舒服………嗯哼………嗯哼……小伟舒服吧……嗯哼……嗯哼……」小惠故意放声呻吟给妹
妹听。
  「我要告诉妈。」妹妹知道自己没办法,气的把门猛力的一关,回去她的房间。
  小惠看到她离开后,生气的问我:「你碰过你妹妹啊?她是你妹妹耶……你有干过她吗?」
  「没有,我那时看A片的时后被她发现,她也很好奇,我怕她告诉我妈,就让她看,也是她找我玩的,看A片
我也会冲动啊,那是以前的事了……」我说着随便乱掰的谎言,试图遮掩这丑行。
  「是吗?你妹妹也真的很淫荡耶,才国小学生,你也真是变态。」小惠不高兴的讽刺。
  「你不能这样说我妹……你生气了啊?不要气嘛……」我撒娇的抱着她腰,用力顶着她的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