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交换淫妻欲望 3
交换淫妻欲望 3
 


说实话,他给我带来一种很充实的感觉,他的胸膛是那么宽广、那么厚重,一种安全感萦绕着我的头脑。女人最需要的可能就是这种充实的感觉,而不是在无聊空洞的日常生活中耗费生命。

从那天开始到老公回来总共十二天时间,他便一直呆在北京,我几乎天天都要过去见他,有时是下班后,有时是晚饭后,有的时候甚至中午就离开单位。那十二天我有些疯狂,满脑子都在想着和他幽会,我完全被激情燃烧着。

老公回来前一天晚上,我想了个借口晚上没有回家。在临近天亮的时候,他再度将我送上高潮,我疯狂地叫着:「你爱不爱我?爱不爱我?」他没有回答,只是一味地微笑,胜利者的微笑。

从此以后我成了龙胜的情妇,他经常寻找各种机会到北京公干或者其它什么理由,但我非常清楚,都是为我而来。每次他的到来都会让我有种紧张的情绪,不知道他又会给我带来什么样的花样?为此我还特地去上了环,预防怀孕。

他对于我来说,是黑暗的君王,让我无法抗拒,每次都尽量抽出时间跟他见面。他在北京有一处房子,专门为了此事而停止了出租,他一来,我就会消失几个小时到那里和他***.他非凡喜欢我穿着性感内衣在浴室边冲着水边^做**,有时候我发现镜子中的我,白色紧身内衣被水冲湿紧贴在身上,深色的乳头在白色内衣中若隐若现,湿透了的头发贴在身上,身材玲珑剔透、神情妩媚沉醉,我发现原来我竟是如此性感,我可能真是大哥说的尤物!

对于我的身体,龙胜彷佛有着无穷的性趣,他庞大的身躯经常覆盖着我,他的身体肆意地玩弄着我的身体,有种要把我吞没的热情。他展示出各种各样的性交技巧,是如此地精妙,有的甚至非常比如他忽然拿出眼罩蒙着我的眼睛,把我绑在床边,用下流的语言蹂躏我,甚至用夹子来夹我的乳头,因为对他的迷恋,我都忍受了下来,甚至刻意去讨好他。直到很久之后,我才知道那叫sm。

和他^做**的过程中,我还发现自己是一个能潮吹的女人,这个词也是他告诉我的,意思就是高潮时花心会喷水。每次喷水我都感到莫名的兴奋,因为他显得更加兴奋。

每次和他玩过之后,我回到家都会无法面对老公,而且和他的性爱变得越来越无趣。与龙胜相比,老公彷佛跟小学生一样,但我反而更加尽力地配合他让他赶到快乐,我知道这是我的负罪感作怪。半年来,老公居然没有任何察觉,这更加驱动着我的负罪感。

其实,随着时间的发展,我发现,那十二天里感受到的激情并不能让我永远保持快乐,更多的时候我是在矛盾中痛苦渡日。和龙胜一起尽情地享受着肉体的快感,和老公^做**时要死的心都有。

自赎之路9月底的一天,我又接到了龙胜的电话,他周四会来北京,让我做好预备,等待新的游戏。尽管半年过去了,但每次接到他的电话,我竟然还会心如小鹿乱撞。

周四下午,我就跟单位请了假到了他在北京的房子,龙胜早就在那里等着我了。我们见面几乎什么事情都不做,就是直奔主题。

一进门,同样的热吻,他彷佛永远那么热情。两人分开后,他微笑看着我,我知道下面是什么,于是自觉地脱去衣服。现在我已经学会了如何脱衣服能取悦他,我慢慢地脱去外衣、解开衬衣钮扣,然后松开裙子,扭动着将裙子褪下。他坐在床上,眯起眼睛欣赏着我的表演,在里面我穿着黑色吊带紧身内衣,下面穿着黑色丝袜,这是他最喜欢的装束。

脱了之后我会帮他脱掉衣服,然后让他坐在床边,开始用嘴服侍那让我迷乱的阳具。有时我还会用乳房为它乳交,他非常享受地哼着,现在我的口活已经让他非常满足了,看着他满足的样子,我更尽力地给他舔弄。

过了一会,他拿出一个眼罩帮我戴上,这是经常的道具。戴上后,他把我推倒在床上,粗暴地进入我的身体。这就有点希奇了,平时他都很耐心,经常前戏就做上半个小时。不过不容我细想,我已经沉浸在坚硬、粗大的感受中。

由于离上一次他来已经有半个月了,所以我贪婪地享受着他的操弄。我彷佛责怪他对我的冷落,疯狂地扭动着身体。

操了一会,他忽然把阴茎抽出离开了我的身体,让我感到一阵空虚。他道:

「你等会。」说完就走开了。我并没有感到很希奇,因为他有时会在玩的过程中搞点新意思。

不一会他又回来了,阳具再次进入我的身体,但我忽然感到有些不对,因为他那根东西我再熟悉不过了,可是此时的感觉和以前不同。我猛地拉开眼罩,吃惊地发现,此时压在我身上的竟是一个生疏人!而龙胜正坐在旁边微笑地看着我们。

这个生疏的男人可能和我差不多大,见我睁眼,更加加快了速度。我惊叫:

「大哥,这人是谁?」龙胜还是保持着微笑道:「妍,这是给你预备的礼物,我们今天玩3p。」我还想挣扎,他弯下身来,压着我的身子,和我吻了起来。我被两个男人压着根本动不了,下体任由那生疏人操弄着。

龙胜靠在我耳边说:「上次我不是跟你提过吗?你还说我不敢,这不就来了吗?」我终于记得前两次他说过的话,我以为只是玩笑,因为之后一个月都没有再提过,没想到是真的。

我痛苦地闭上眼睛,放弃了反抗,龙胜把我抱起来,让那人躺下,让我坐在他身上,用阴道套入那人的阳具,然后他拿了点什么在我屁眼上抹了抹,就挺着大东西插进了我的后门。

虽然以前他也曾要过我的后门,但这次感觉非常不同,两根肉棒同时在我的下身前后夹攻,我早已经被开发得很敏感的身体,马上被他们驱动,刚才还有的一些惊奇和反抗已经消失无踪。他一边操着,一边用胡子在后面蹭我的耳朵,这是他最习惯用的招数。

在a片中,我曾经无数次看过这种情景,现在居然真的发生在我的身上。我的脑海被一种淫糜的想象左右着,我如a片里的淫妇一样被两个男人夹在中间联手操弄着,我任由身体去接受前后两个男人,很快便被两人弄上了高潮。

他们先后在我阴道和肛门里射精后,这场3p淫戏始告一段落,我才知道,这个初次谋面的男人是他一个交换伙伴,叫高先生。休息了一会,高先生又淫笑着躺在我身边,粗鲁地占有了我,而龙胜却是一脸的微笑,自信的微笑。

那天我和他们两人一直玩到晚上9点,龙胜才放我离开。

秋天的北京,天气有些凉了,一阵冷风吹来让我忽然感到异常严寒。那个让我着迷的男人居然轻易地让我和别人分享,那么我在他心中到底是怎样的地位?

也许我不过是一个玩物而已,是他众多玩物之一,不过现在他对我还感爱好,他会在我身上寻找各种各样的乐趣。

一路走我一路想着,泪水不禁流了出来。忽然觉得自己无比地下贱,和一个妓女没有什么区别,我知道这是悔恨的泪水。我忽然无比憎恨我的老公,是他的好奇和色欲让我走上了这一步。

女人始终是感情的动物,对一个男人的爱可以让她为他做任何事,但龙胜对我的态度,让我第一次对这种感情产生了怀疑。没有感情,女人始终不会为身体而对一个男人迷恋,至少我不会这样。

在这之后我努力断绝和龙胜的来往,虽然在之后几个月时间里,我偶然还会赴他的约会,但我却下意识地减少对他的依靠,比如寻找出差的机会,藉此避开他。

龙胜似乎感觉到什么,在与我偶然的幽会中虽然他依然非常勇猛如昔,但有时候空档的时候,我和他会长时间不说话,经常产生失落的感觉。我确定和他的关系快到头了。

这种失落的感觉传染到了我的现实生活中,我和老公的关系也越来越冷淡,有时候一个晚上我们都不会说一句话。他从来不会去感受我,所以这么长时间,我都是一个人在肉欲中孤身奋战。假如他关心我多一些,假如对我的感受敏感一些……06年1月1日,我特定挑选了这一天给龙胜打了个电话,我决绝地在电话里对他说我不会和他在一起了。可想而知,电话中的他是如此地惊奇,不过他迅速又恢复了对我的自信:「妍,你摆脱不了的,这是你的宿命,你命中注定要跟着我。」「收回你这一套吧!我已经想通了,我不过是你的玩物,我不会再这样下去了,你不要再打搅我的生活。」说完我便挂了他的电话。这一刻,我有些解脱的感觉。

其实龙胜并没有真正了解我,我是个倔强的女人,认定了的事情是无法挽回的,而正是这种倔强的性格将我从中拯救出来。对,他说得没错,我是被命运左右的女人,最终是我的性格让我离开了他。

虽然之后他很长时间对我百般引诱,但我咬牙坚持不去赴那些让我曾经快乐过、但现在更多是痛苦的约会。甚至我将手机号码改变,幸亏在与他交往的过程中,我长了个心眼,一直没将工作单位和单位电话告诉他。

龙胜,这个曾经让我颤抖的人,在与我糜乱了一年之后,终于在我的生命中消失了。

06年春节过后,也就是我步入深渊一周年左右,我和老公提出离婚,因为我觉得我是被他出卖了才走到这一步。对于我的决定他非常吃惊,并极力希望我能回心转意。在问及原因时,我死活没有告诉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在我眼中是个可怜又可恨的男人,我不想让他彻底失去生活的信心。